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屋檐底下的打雷声

时间:2015-12-29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苏格拉底是公元前400年的古希腊哲学家,也是最有名的“不对抗主义者”。他的老婆像唐三藏,只要有事不顺心,就念紧箍咒,平均每天要念苏格拉底七八次,可是老苏完全不回嘴。朋友很好奇,他却说:“你看我家门前的水车这么吵,但听多了听久了习惯了,也就不吵了。” 
  苏大嫂觉得苏格拉底装聋子,比回嘴更可恶,有天一气之下,拿桶水便往苏格拉底头上倒。没想到我们伟大的、尊敬的老苏依然面不改色,只轻轻地说:“我就知道打雷之后会下雨。” 
  我常想,为什么苏大嫂要这么对待老苏呢?他只不过成天研究学问,可能忽视若干生活细节罢了,将就—点也就是了,何苦打雷兼下雨呢? 
  问题可能出现在彼此对于“家”的认知不同。在此要先定义引号内的家,我指的是那栋全家人住的房子。当郎有情、妹有意时,两人忙着结婚,忙着打理未来的“家”,两人手牵手一起走进家具卖场,女的见到一张四角有铁架撑着蕾丝床顶棚、非常古典的床铺时,她戳戳在隔壁那张样品床上已经睡着的男人,用向老爸讨零用钱的撒娇口吻说:“你看这张床啦,好欧洲,好梦幻哦。” 
  男人觉得他刚才睡的那张其实也不错,而且两者之间差了四个零,不过男人大多耸耸肩,“你喜欢?就它了。”两人再去挑沙发,刚才光是床便挑了两个小时,挑沙发大约也花了两小时,男人往样品沙发上一坐,说也奇怪,马上昏昏欲睡,这时又有人戳他,女人用向老爸要求买芭比娃娃的口吻说:“我一直想要一张这种沙发耶。” 
  在组成家的过程中,女人主导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工程,因而完成了“她”的家,而男人几乎只扮演同意的角色。天底下的男人肚里雪亮,若是他的意见太多,场面可能会变得有点血腥。 
  女人很高兴,用向老爸提醒明天是她生日的口吻说:“我们要有家了。” 
  因此当他们真有了家,男人下班回来,顺手将他提的计算机放在门旁的鞋柜上,忽然听见女人喊:“把你的包包收进屋里去,那是鞋柜,上面摆的是花,你没看见呀。”男人什么也没说,将包包提进预留做将来孩子房的空屋内,出来时他解开领带,脱下上装,也顺手往沙发上一扔,忽然听见女人叫:“那是沙发,把你的衣服收进屋里去。” 
  男人提着上装回卧房,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全是女人的衣服,幸好男人力气大,左推右挤,总算是把上装也挂进去了。他走到客厅要看电视,忽然听见卧室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谁叫你把衣服塞到我衣橱来的?” 
  男人开始他适应这栋房子的日子,尽管风吹雨打、日换星移,大致上适应了复杂的家的生活,直到三年后某天他喝完咖啡,再听到女人的怒吼声:“谁把咖啡杯放在这张桌子的?不知道桌子是原木的?要是咖啡洒上去,马上一个印,擦都擦不掉。” 
  那时他想,这到底是谁的家?唉,男人忘记了,当他放弃布置这个家的权利时,已经注定一切规矩都由女人定,她是施令者,男人是服从者。 
  结婚多年之后,很多男人都服从到这样的地步:一大早男人便喊:“我的袜子呢?”女人必定铁了张脸骂:“连自己袜子收到哪里也不知道,你有脑子吗?”然后她从某个角落拎出一双袜子扔到男人面前。苏格拉底的处境也必然如此,女人觉得她们因丧失耐心而骂男人,男人则彻底想不通女人为何丧失耐心。 
  回到“家”的问题,男人要切记,家是女人的,男人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权利只是“是的,老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