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用一辈子忘记你

时间:2016-01-30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爱上一个人,也许只要瞬间就够了,而遗忘却是一辈子的事情……” 
  2004年,7月,盛夏,所有的花在一个晚上盛开,清水的手安安静静地放在鄢易的手心,他用一枚钻石戒指锁住了她余下的时光,而她甘之如饴。 
  黑色的轿车驶过洁净狭长的小路,清水的眼睛被车窗外的槐花吸引,她仿佛又清楚地听到了昨夜花开的声音,在她耳边爆裂出芬芳,绚烂异常,尽管她知道那只是个梦,可是无论是声音还是颜色都是如此的清晰。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胸口有些疼痛,于是更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他问她:“紧张吗?”她笑着点头:“一点点。”他吻她的脸:“清水,不要紧张,我爱你。” 
  从车里走出,她的耳朵瞬间失去了听觉,只是看到所有人脸上犹如花朵般灿烂的笑容,教堂上的那片天空极蓝,没有云彩,阳光有些刺眼,她感觉有一点点窒息,然后她突然问:“颜睿来了吗?” 
  他环顾四周:“谁是颜睿?” 
  她自己也笑了起来,“奇怪,怎么在这个时候想起他的名字?” 
  他牵着她的手,向教堂里走去,清水觉得里面异常的明亮,平静替代了她当初所设想的种种感受,她最后一次回头,那些笑脸在瞳孔里放大、变形。 
  2003年3月,清水在办公室夹着圆珠笔望着天空百无聊赖,她窝在一家小杂志社做记者,被老板逼着四处找明星,所有清丽美好的幻想在一点点离她远去。 
  她习惯在周末去街角的小电影院消磨时间,门口的大幅海报总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买500ml的橘子水,等到所有人全部走光才起身离开。 
  大学的时候她是话剧社的成员,曾经在舞台上落泪和欢笑,她喜欢灯光灼热的温度,她享受那种旋晕所带来的愉悦,那个时候她想当个话剧演员,体验不同的人生。可后来她只能坐在暗影中,想念那个她曾经喜欢过的男生,在灯火辉煌的舞台上,他牵过她的手,他的手心干燥而温暖,那片刻的感觉她总也忘记不了,即便后来她忘记了他的样子,他的声音,可是他手心的温度却如此清晰地印记在她的脑海里。 
  电影里嘈杂的雨声让她觉得恍如梦境,走出去的时候天空的深蓝色有着说不出的清冷,没有星星,月光发白,后来她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颜睿,只是一个背影,她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她说:“是你吗?” 
  他转过头,同样惊讶地回视着清水,人群流水般从他们身边流过。 
  “真的很巧。”清水微微昂着头看他,笑着感叹。 
  清水想起当年他脸上的笑容,她觉得,这个男生温和而深沉,他的爱一定也是如此,那个被他爱着的人,该是多么幸福。 
  许多年前他们在北京分开的时候颜睿就是这个样子,眼睛亮闪闪的,总是谦和的微笑,双手插在兜里,有些腼腆的样子,当时他也是话剧社的成员,负责道具和杂七杂八的工作,清水很少和他讲话,只是见面的时候点头微笑。 
  她曾经听说他毕业后去了加拿大,后来回来工作。她轻轻感叹着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她说她还记得他当年的样子,在又窄又乱的化妆间走来走去,那个时候他的个子就很高,没活干的时候安安静静地呆在角落里写写画画。分开的时候,清水始终也没能想起他的名字。2003年8月,清水在去四川的飞机上认识了鄢易,一年以后,他就成为了她的丈夫。 
  1997年9月,清水拎着行李站在校门口,那时她是一个18岁的女学生,梳两条辫子,眼睛清澈明亮,她选择了她最喜欢的中文专业。 
  她报了许多社团,坚持到最后的只有话剧社,因为一个男生,只是一次擦肩就让她怦然心动的人,于是她成了话剧社的演员,那些男孩子叫她公主,也许她并不是最漂亮的,可她却是最吸引人的。 
  她18岁的记忆全部给了那个她最终要淡忘的男生,那一年他是每出戏的主角,他声音洪亮,身材魁梧,清水喜欢他却从来没有告诉他,她把那如花的秘密全部留在了日记本里。18岁的日记本封皮上有着漫山遍野的蒲公英,每一朵就是一个秘密,清水不知道属于她的那一朵最终会落在哪里。 
  她收到过许多情书,也有男孩子突然从路边捧着鲜花窜出,但是她始终等着另一个人,日复一日。在明亮灼热的舞台上她演过公主、灰姑娘、哑巴和白痴,她知道那些幸福不是她的幸福,那些痛苦也不是她的痛苦,她坚信她的未来是一条绵长柔韧的细线,线的另一端牵引着那个男孩子,直到那条线断裂——他在一个雨天牵起了另一个女生的手。 
  她烧掉了所有的日记,觉得一生繁华就此落尽,她也许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她抱着书走长长的路去看悲剧电影,把眼睛哭肿。也还是在电影散场的人群中,她遇到了颜睿,就是那个个子高高、沉默寡言的男生,他们坐在广场冰冷的台阶上,视线里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他在她身边一言不发,她说:“我失恋了。”他微笑着看着她,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1994年6月,清水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读高中,她的书包上挂着彩色的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那是一所有名的中学,那里几乎每个人都有双灰色的眼睛,篮球场总是一片冷清,考试次数多得难以想象,她的眼镜度数在那几年涨得飞快,生命被红色的勾勾叉叉塞得满满的,她曾经想,如果考不上大学就从l8楼的楼顶一跃而下。 
  最轻松的时光是回家的那段路,她听最喜欢的音乐,摘掉眼镜,把书本压在书包里,尝试把脚步放轻盈,想象着骑着白马举着长剑的王子突然出现,不去看周围那些灰色的眼睛。 
  车站的对面是另一个车站,另一个车站的后面是一片油菜地,夏天开满黄色的花非常漂亮。尽管停在两个车站的是同一路车,同一个站名,可是清水始终如此固执,把这一个和那一个分得极清楚。她常常在马路另一边看到一个男生,骑着自行车由左向右,在那片金灿灿的土地前疾驰,他的速度总让她觉得热血沸腾,尽管她看不到他的脸却可以看到他车座后的篮球,她喜欢那个东西,她喜欢那东西与地面撞击发出的声音,她不知道那个男孩子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他只是骑着那辆自行车,飞快地消失掉。 
  考上了大学,所有人欢天喜地,清水怅然若失,望着天空想,我终于可以不用飞了。她在暑假跑去照了一张照片送给自己,背景是那片油菜地,没有尽头,天空纯蓝。她把那张照片随便夹在什么书里,后来找不到了。 
  有的时候记忆没有依托就会变的模糊,清水想,于是她很快忘记了这一切。 
  车站、油菜地、篮球和骑单车的男生。 
  骑单车的男生就是颜睿。 
  他喜欢上那个瘦瘦小小、眼睛大大的女生,l6岁那年她梳一条马尾辫,背大大的书包,肩膀有些下沉,她不漂亮,眉目间有着早熟女孩子才有的忧郁气质,她学习并不优秀,甚至没有人注意她,可是他喜欢她,他的学校离她有五站路那么远,每天放学他总是第一个飞奔出去,蹬着车赶到她等车的地方。 
  只是为了看到她,那个站牌下小小的身影和迟疑的眼神,他从来没有穿过那条马路,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否也同样看到了自己。 
  18岁的那个暑假,如果不是他摔伤了腿,也许他会在那条小路上看到一个女生蹲在路边照相。颜睿参加了她学校的话剧社,他不会演戏,对话剧也没多大兴趣,但他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见到她,见到她光彩四射地站在舞台上,见到她坐在化妆镜前涂唇彩,或者与她在那个窄窄的走廊擦肩而过,尽管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瘦弱苍白的女高中生,他还是非常非常喜欢她。 
  而她却爱上了另一个人,并且最终没有得到他,她趴在他身边哭泣,那个晚上繁星闪烁,他一直看着天空,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不再松手,可是他的手指只是微微颤抖,然后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毕业之后他辗转去了很多地方,他总是不忘打听她的消息,即便他飞去加拿大还是忍不住回来,去她在的地方找她。 
  她以为那次只是巧遇,其实他躲在电影院里看同一部电影看了几个晚上,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天他会再次遇到她,但他总是觉得在暗淡潮湿的影院苍白的灯光里有着她的气息,他相信她一定还保留着周末看电影的习惯。终于,她在人群中看到了他,轻轻拍他的肩膀。他们走了一小段路,然后分开,然后他又丢掉了她的行踪。 
  最后,他听到了她结婚的消息,红色的请柬安安静静地放在茶几上,落满了夏日的阳光,他靠在窗边喝一杯苦咖啡,窗外有一棵繁茂的大树,他想起那个在校门口哭鼻子的女生,当时他想,如果她不哭一定很漂亮。 
  女生长大了,嫁人了,然后就不哭了。 
  他的眼睛有些潮湿,胸口有点痛。 
  l987年7月,清水丢掉了妈妈新给她买的头花,只戴了一天而已。她沮丧极了,因为她太喜欢那只头花了,浅浅的蓝色,镶着亮晶晶的宝石。 
  后来她在一个高年级女生头上看到了那只头花,她当时又兴奋又害怕,她想:“我一定要把它要回来。”可是她又羞怯又胆小,只有在放学以后低着头,徘徊在门口,很久很久以后,她等到了那个女生,她走上前说:“那个头花是我的。”女生愣了一下,把她推到一边,扬长而去。 
  清水靠在门口哭了起来,她知道她的头花再也不会回来了,尽管她那么喜欢。 
  第二天清晨有个小男孩塞了个一模一样的头花给她之后转身跑开,他跑的太快,清水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 
  那个男生就是颜睿,他第一次见到清水是在校门口,她站在那里呜呜地哭泣。 
  从那以后,他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一点点的喜欢越积越深,接着他们一点点地长大,又一次次地错过。 
  颜睿不知道,清水早就忘记了那朵失而复得的头花,更加不记得那个塞头花给她的陌生男孩子,尽管其实他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 
  有好几次他都想帮她擦干眼泪,紧紧抱住她,然后和她一起走那条没有终点的路。 
  可是他不能,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说不出一个字。听不到她每一次哭泣,也听不到她的每一个字,听不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声音,因此永远无法给她祝福,只有远远地默默地看着她,然后用所有时间想念她。 
  在1987年的校门口,他想,再过两年,我长大了,就可以讲话,可以再见到她和她一起写作业然后玩警察游戏。 
  在1994年的油菜地,他知道他将永远无法听到她笑的声音,只有隔着一条马路看着她,那个瘦小的身影。 
  他知道一定会有其他人给她幸福,对她说爱,轻轻在她耳边厮磨一生。 
  在1997年的夏夜,她曾经靠在他的肩膀,为了另一个人哭泣,他有些无措,不知道如何忍住心口的疼痛,于是只有拍拍她的肩膀,他想说,清水,我爱你。 
  他说了,她却没有听到。 
  在2003年,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灰暗的电影院出口,她突然拍他的肩膀,眼睛明亮,笑容灿烂地看着他。 
  2004年7月,颜睿推掉身边所有事情赶去参加清水的婚礼,途中遇到了车祸,一切戛然而止。 
  那天阳光极好,他在瞬间看见所有的花都开了,和7岁的清水戴在头顶的那朵一模一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