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铁锤砸死情人,百万元打造的婚外情留不住美人心

时间:2016-02-04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在四川郫县,张浩堪称青年才俊,他在31岁时就当上了唐昌镇粮站的站长。站长之职级别不高,可在这样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县城里,可谓权倾一方。然而,有着良好前途的张浩却因为爱上了一位已婚下属而不能自拔。为了眼前这位美人,他不仅与自己的妻子离了婚,还贪污、挪用百万公款打造自己的豪华恋情。即便是在贪污之事东窗事发后,为了情人能继续维持富裕生活,他放弃了自首,而选择了携款潜逃。张浩的梦想是带着情人远走高飞,孰料,情人对他并无真意,拒绝与之过暗无天日的流浪生活。激愤之下,张浩逃回郫县,用铁锤和菜刀杀死了情人和情人年仅9岁的女儿。 
  2004年9月20日,四川省郫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办案民警乔装打扮,在成都市战旗小区附近,将正欲逃跑的犯罪嫌疑人张浩抓捕归案。 
   
  无法释怀,青年才俊遭遇激情之恋 
   
  36岁的张浩出生于四川省郫县唐昌镇一个富裕家庭。高中毕业那年,他在父母的安排下,到四川省粮食专业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郫县唐昌粮站工作。 
  凭着父母广泛的社会关系和自身机智的头脑,1990年,参加工作仅两年的张浩就被任命为粮站的农管,每年下任务收购粮食的季节,就由他通过关系,与政府协商整个粮站的收购价和收购量。此后几年,他多次受到系统内的各级表彰。1995年,张浩被提拔为主管整个粮站业务的副站长。这期间,在父母的安排下,他找了一位本镇的姑娘与之结婚生子。 
  1999年10月,经过民意选举,年仅31岁的张浩被公选为唐昌粮站的站长。 
  2000年2月16日,张浩来到双龙路粮店抽查经营额时,认识了在该店工作的店员李亚林。李亚林刚满27岁,在唐昌素有“大美人”之誉。她窈窕的身段、俏丽的脸蛋让张浩一见倾心。那天中午本该回单位的张浩破例留在了双龙路吃饭。也就是在这次宴请中,张浩了解到漂亮的李亚林已经结婚,并生有一个女儿。 
  回到粮站后,张浩的心绪仍沉湎于李亚林那楚楚动人、婀娜多姿的身影中难以自拔。这种心情是他从未有过的。从那以后,张浩常借口检查工作往双龙粮站跑。时间长了,他干脆要了李亚林的电话,有事没事地打去问寒问暖。面对上级领导,李亚林每次都会给足面子,为此张浩乐不可支。 
  张浩的心思,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李亚林自然看得明白。她这样“应酬”张浩是因为自己刚到粮站,位置还没有站稳,她怕得罪领导,也希望张浩在工作上能给她些许帮助。3月底的一个傍晚,当张浩再次约李亚林到KTV唱歌时,李亚林没有拒绝。在黯淡的灯光下,柔媚的歌声中,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那一夜,他们终于突破了道德的防线,成为情人。 
  有了第一次,张浩感到自己难以自拔了。一时间,关于他们的绯闻被人们传得沸沸扬扬。 
  张浩和李亚林的关系很快传到他们各自配偶的耳中。他们多次联合起来找张、李二人闹。而张浩仿佛是铁了心要与李亚林在一起,在他的授意下,2001年春节后,李亚林先和丈夫离了婚。随后,张浩也与妻子离了婚。张浩终于如愿以偿地与李亚林正式同居在一起。 
  为了离婚,张浩和李亚林都放弃了应得的家庭财产,张浩也因此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同居后,为了前途,张浩没有将他和李亚林的关系正式公开。从表面上看,两人的关系似乎比以往还要冷淡些。这时一些风言风语传入李亚林耳中,说她离了婚也没有把站长搞到手。听了这样的话,李亚林心中很不舒服,她多次找张浩闹,让他给自己以补偿。李亚林希望张浩能与她名正言顺地结婚,并给她换一个待遇高、事情轻松的工作。然而张浩出于对前途的考虑一直没有同意。 
   
  疯狂贪污,极尽奢华只为博取美人心 
   
  2001年9月底,李亚林在下班途中无意听到了邻居对她的几句嘲讽,回到家后她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张浩身上。张浩百般哄劝她就是不听。她一定要让张浩公开他们的关系,并把她从粮店调到粮站,安排个轻松的工作,要不然就和张浩分手。 
  这一说,张浩就急了,他不断自责没有照顾好李亚林母女。事实上,为了和李亚林的这份“爱”,张浩可以不顾一切,只是他一时还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办法。最后,他和李亚林商量,给李亚林调动工作在单位里有些说不通。不如让李亚林从单位辞职,他再想法子弄些钱出来,让其在外面做点什么。这个想法当即就得到了李亚林的赞同。 
  和丈夫离婚后,李亚林带着女儿一直在外租房子住。这种不安定的生活让她对张浩充满怨意。为了表示诚意,张浩带着李亚林到唐昌选购房子。几经挑选,李亚林看中了北外街一套价值30余万元的高档商住楼。见李亚林爱不释手,张浩竟毫不犹豫地到售房部以李亚林的名义交了2万元定金,并答应10日之内交齐全部房款。 
  30多万元的房款对于一个月工资不足一千元的地方干部而言,仿佛是个天文数字。然而为了情人,张浩还是豁出去了。靠工资和存款显然不够,冥思苦想数日后,张浩决定利用职务之便捞取钱财。在粮站与广东东莞一笔粮食买卖中,他利用职权,故意降低本方售价,从中获取了35万元的粮食差价款,并在取款的当天付清了房款。 
  做这些时,张浩心中不免有几分惶恐。可当他将购房合同交到李亚林手里,在情人如花般的笑容中,张浩仿佛看到了他们灿烂的未来。那35万元,是张浩第一次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贪污,在此之前,曾有许多商贩对他进行利诱,他都没有顺从,而这次为了情人,他却置原则、道德于不顾。为了进一步牢牢拴住情人的心,张浩还从朋友处借了10多万元,特意请成都的装修公司将房子进行了豪华装修。而装修费用也自然要求张浩从其他途径拿钱偿还。 
  买房后,李亚林很快从单位辞职。为了仕途,张浩和李亚林将婚期暂时延后。但为了让情人高兴,使其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张浩只能一次又一次为了爱情铤而走险。2002年3月,张浩又从粮站仓库改、扩建工程中,抽取了10万元工程款,并四处托人找关系,短时间内为李亚林在北外街富人区开了一家同时能容下几百人就餐的高档火锅店。 
  火锅店的开张让李亚林喜笑颜开,张浩与她的关系自然又牢固了几分。然而,火锅店却因管理不善、口味不佳而生意清淡,几个月下来,连连亏损。没有经营头脑的李亚林很快对火锅店生意失去了兴趣。为了增强李亚林的信心,张浩在朋友的建议下,又花钱将火锅店重新改装成了一家高档的茶楼让李亚林经营。为了保证茶楼的经营收入,让李亚林对经营茶楼有兴趣,张浩隔三差五请些客户来茶楼喝茶打牌,而每次都以谈工作为由让单位买单。 
  尽管如此,茶楼的生意仍非常冷清,常常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几乎每个月都要靠张浩从粮站里弄钱出来补贴。 
  2003年5月底,郫县粮食局在清查账目时发现唐昌粮站很多笔款项都对不上账,就开始着手对站长张浩的财务进行调查。6月初,听到消息的张浩心烦意乱。他所贪污的钱款都用来给李亚林买房、经营生意了,如果这时他能主动向领导坦白一切,并将买的商品房卖掉,将茶楼盘出,把钱款还上,或许他就不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张浩没有这么做,他知道,他和李亚林的关系之所以能有实质性进展,钱起到了必不可少的作用。而此时,他如果将这些都卖了,他和李亚林的关系就彻底完了。张浩不想自首,可坐以待毙显然不行,而如果就这样逃跑,没有钱,他和李亚林的关系也无法维系。考虑再三后,张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次疯狂地将粮站40万元公款取出后开始逃亡。他逃跑后,被检察、公安机关列为贪污挪用公款百余万元潜逃的追捕对象。 

  临逃跑前,张浩找到李亚林,希望她能跟自己一起走,李亚林没有同意。对她而言,那种东躲西藏、暗无天日的生活显然不是她想要过的。她以安顿女儿为由,让张浩先逃,自己日后再走。尽管有千万个不忍心,形势所迫的张浩也只能留了些钱给李亚林母女做生活费,自己一个人孤伶伶地踏上了逃亡之路。 

  情人“无情”逃亡贪官怒举屠刀酿血案 
   
  从郫县逃出后,负案在身的他先是坐火车到了昆明,然后又来到位于云南省东南端的中越边界——河口。在河口,张浩感到了暂时的安全。可此时,对情人的思念让他感到生不如死。在河口呆了不到一个星期,思念情人的他,又悄悄回到了成都,开始四处打游击过日子。尽管他也知道公安机关正在追捕他,但相比生命,他觉得能与情人厮守似乎更为重要。 
  回到成都的张浩一次又一次冒着被抓的危险,打电话劝李亚林跟自己一起远走高飞。可是每次说到关键时刻,李亚林总以要照顾孩子为由拒绝他。对此,张浩并不死心,他干脆在成都战旗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住了下来,试图继续说服李亚林跟自己一起逃走。每次接通李亚林电话时,张浩总要问寒问暖,说不尽心里苦苦的相思,但理智告诉他,每次通话都不得超过10分钟。 
  2004年6月29日,张浩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与相思,决定趁风声已过的机会,铤而走险回郫县一趟,去看看他那日思夜念的情人。当天晚上,张浩趁着夜色,坐了一辆极不起眼的三轮车悄悄回到唐昌。9点40分,他戴上事先准备好的一顶假发,悄悄来到了北外街。确认四周安全后,张浩敲开了李亚林的家门。见到张浩,李亚林惊恐万分。那天夜里,张浩在战战兢兢中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到了下半夜,仍然没有睡意的他一边跟李亚林温存,一边继续说服李亚林与自己一起离开四川。然而,天亮时分,张浩不得不无功而返。 
  与李亚林云雨的那几个小时,成了此后1个多月里,支撑张浩继续留在成都的惟一理由。
  9月16日夜里,张浩第三次潜回李亚林家中,这一次,把李亚林带走、一起浪迹天涯的强烈念头让他感到自己的心几乎就要跳出胸口: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将李亚林带走。晚上10点,张浩围着李亚林不停地转圈游说,但李亚林仍不肯答应与其一起逃走。最后,张浩不得不向情人发出最后通牒:“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必须跟我一起走!”说这些话时,张浩几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李亚林还是无情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在苦苦央求未果的情况下,为情所困、对感情失去了信心的张浩最终失去了理智与人性。他在情感的绝望中找来一把铁锤,疯狂地砸向李亚林的头。李亚林的女儿奔了过来,想救铁锤之下的母亲,也被他一锤砸晕。见李亚林母女昏死过后,张浩又将她们拖进卫生间,找来菜刀割断了她们的喉管。 
  杀死李亚林母女后,张浩连夜逃走了。9月19日中午,李亚林的妹妹来北外街看望侄女,当她打开房门后,惊恐地发现地上有几滩血,于是迅速报警。鉴于案情重大,郫县公安局立即将案情上报成都市公安局。随即,成都市公安局组成了“9·19”专案组。 
  刑侦民警兵分9路,对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社交情况等方面展开了全面排查。警方经多方调查了解到,李亚林离婚后一直与张浩姘居在一起,而张浩也曾贪污挪用公款百余万元,警方由此认定张浩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即,负案在身的唐昌粮站站长张浩进入侦查视线。 
  2004年9月20日下午6时23分,接到线人举报的公安民警在成都战旗小区将犯罪嫌疑人张浩抓获。在警方的突击审讯中,张浩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残忍,而是怪情人对自己太无情,他认为自己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因为太爱李亚林的缘故。对于李亚林年仅9岁的女儿,平时很疼这个孩子的张浩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因为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目前,关于张浩杀人并贪污一案,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