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天地网

本站当前收录154299个官网商城 | 联系我们 | 申请收录 | 收藏本站

帕米尔,让我的爱永远伴着你

时间:2016-03-03   栏目:时尚资讯   来源:网络

   10年前的1995年5月23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命名红其拉甫边检站为“全国模范边检站”。    10年后的2005年5月初,我们一批记者来到位于新疆喀什的红其拉甫边检站采访。    雪山依旧,荣誉依旧,数百件记载着红其拉甫边检站光荣历史的奖杯、奖旗、奖状以及各类奖品摆满了小小的荣誉室。昔日的土房石屋的边检站以及前哨班,今日已是楼房和花园。所不同的是,这10年间一批一批的边防官兵带着光荣带着自豪调动到了更重要的工作岗位或转业、复员到地方各条战线上,继续着自己的事业。如今接受我们采访的,是一批更加年轻更加英姿勃勃的边防官兵。    在这些年轻的边防军人中,“五朵金花”很快引起了记者们的瞩目。“五朵金花”中年纪最小的22岁,年纪最大的27岁,个个美丽活泼、能歌善舞。她们都有着少尉或中尉的军衔。    笔者采访了“五朵金花”中的一朵金花:中尉军官张艺彤。    有一个爱情故事,便发生在她的身上。    2000年5月,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的缉查处长吴伟率领3名边防战士,应邀来到乌鲁木齐市,在新疆大学做红其拉甫边防战士英雄事迹的报告。边防战士的报告在学生中间起到了轰动的效应。一位21岁的边防战士伸出自己的五指给学生们看,手指的指甲发青发黑,硬壳陷了进去。这是高原缺氧造成的。无数学生争先恐后地紧紧握着、抚摸着边防战士的这双手,都是20岁左右的同龄人啊,他们却远离父母亲人,长年累月地在高高的冰山雪岭上值勤放哨,保卫着祖国神圣的边防。大学生们表示要把边防战士当作自己学习的楷模。    张艺彤便是被激动被感动的学生之一,她是新疆大学中语系维吾尔语专业的学生,当时上大学二年级。她认真地听完红其拉甫边防战士的报告后,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要是能有机会攀上帕米尔高原,亲自感受一下红其拉甫的国门边防多好。    转眼间到了2001年,张艺彤进入大三,学校里为了让学生们有更多的机会进行社会实践,这一年的7月在全校开展了一次“青年志愿者三下乡”(下基层、下工厂、下农村)活动,组成南疆、北疆、东疆3个志愿团。张艺彤参加了南疆志愿团,她知道,红其拉甫属于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    南疆志愿团由29名男女大学生组成,张艺彤是惟一的一个汉族女学生。大家欢跃着激动着乘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环绕了半个塔里木盆地后抵达了喀什市。在这里,志愿团的学生们历时半个月的时间,到农牧民家中、到工矿企业、到居民街道、到机关学校慰问学习、了解民情。最后一站,他们来到了海拔5100米的红其拉甫国门边防线。    29名大学生与红其拉甫边防战士的官兵们一起生活了3天。年轻的边防官兵、年轻的大学学子,欢笑着、交谈着,一起参观兵营、哨所、界碑以及屹立在慕士塔格冰山上的前哨班。    边检站专门组织了一场军民联欢晚会,年轻的边防官兵和年轻的大学生们携手同歌共舞,边防战士跳起了塔吉克族的鹰舞,吹响了塔吉克族的鹰笛。这时,一个名叫江正林的中尉军官邀请张艺彤一起唱一首歌。在热烈的掌声中,两人同唱了一首歌,配合得风趣幽默。这是一个欢乐而难忘的夜晚,高高的帕米尔冰山,年轻人的歌声欢笑声在冰山上久久回荡。年轻的心都激情荡漾,难以平静。都是同龄人,在这世界屋脊上许多的事许多的感触在他们的心中涌起阵阵思潮。    张艺彤下了火车,回到家不到半个小时,家里的电话铃就响了:“我是红其拉甫边检站,我是小江……”    “哪个小江?我可是刚回到家?”    “是呀!我估计你已经到家了,我专门查询了喀什到乌鲁木齐市的火车时刻表……”    “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没有事,只是问一问你是不是平安回到了家……还记得吗?我们一起唱过一首歌,还一起照过相……”    姓江,一起唱过歌照过相,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张艺彤把她所拍摄的照片全部冲洗了出来,几十张红其拉甫的照片一张一张仔细地看,看不出哪一个军人是小江。    然而不久,小江的电话又来了。在多次的通话中,张艺彤才从照片中大致辩认出了哪一个是小江。    转眼间就是“八·一”建军节了,出于对边防军人的热爱和尊敬,张艺彤在电话中对小江说:最近我和同学们一起看了一部台湾新电影《星语心愿》,我买张碟子送给你和你的战友们吧……    尽管寄的是特快专递,《星语心愿》送到帕米尔高原上的边防军人手里时,已是第17天了,即使是这样,小江和战友们还是感到无限的欣喜。这是一部最新的电影,这是新疆最高学府新疆大学的一位漂亮的女大学生寄来的……    年轻的心是相通的。就这样,这段从友情到爱情的故事很快在边防站战友们中间传颂,大家为他们高兴为他们祝福。红其拉甫高原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相距4000多里,但这并没有阻隔两个年轻人情感的交流。在帕米尔高原用手机打电话常常受大风和暴雪的干扰,可两个年轻人经常是抱着电话久久不放。   2002年7月,张艺彤即将毕业,4年的大学生活,平静而美好,临近毕业的日子,才是学生们日夜不安头脑中不停地冒出种种想法种种计划种种追求的日子。    这时,江正林更加频繁地给她打电话,他在电话中深情地对她说,你参军吧,争取到红其拉甫来,来到我和我的战友们身边,你不嫁给我可以,我只要能见到你我就感到很幸福了,来吧,红其拉甫是个美好的地方,是块纯净的土地,这里需要有知识、有抱负的青年。    这时,一直关注着江正林和张艺彤两人的关系进展的边检站政委、上校于月江来到了江正林面前,对他说:“你把我们的想法告诉张艺彤,问问她毕业以后分配到什么地方去工作,她愿意的话可以申请参军到红其拉甫来,我表示接收,我去边防局为她办手续。”讲完这席话,于政委望着江正林发呆的眼神,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她参军到红其拉甫来,能做你的新娘是最好不过了……”    先后为4位边防军人成功地充当月老的于月江政委,在新疆边防局为张艺彤参军事宜办妥了有关手续后,张艺彤来到了新疆边防局指挥学校,开始为期半年的入伍前强化军事训练。    2003年1月下旬,张艺彤一身崭新的军装,佩戴着中尉军衔,在喀什火车站站在了江正林面前,她说:“我剪掉了留了十几年的长发,留了短发,没有原来漂亮了。”    江正林说:“你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边防军人,成了我的战友了,你比原来漂亮多了……”    经过组织批准,两人决定乘火车去北京旅行结婚。    张艺彤中学时期的一位已在北京工作的好友敬娟,在北京火车站接到张艺彤,在祝贺她新婚快乐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给你们一个惊喜,我已经向中央电视台‘非常6+1’剧组为你们夫妇报了名,你们要抓紧时间去参加面试……”    张艺彤和江正林在敬娟的陪同下,来到中央电视台。李咏以及其他几位编导热情地对他俩说:“我们欢迎你们。因为你们是来自祖国最前线——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的边防军人……”接着,按照有关规定,节目组对张艺彤的表演才艺进行考核。张艺彤用维吾尔语唱了一首新疆民歌《美丽的喀什》,受到了专家们的称赞。    为了制作好这台晚会,中央电视台在新疆公安边防局的协助配合下,专程前往帕米尔高原,拍摄了边防军人工作和生活的情景短片,合成穿插在张艺彤的表演过程中,使全国观众看这台晚会时,有如亲临神奇的帕米尔高原。    “非常6+1”在2004年3月7日晚上的黄金时段播出。主持人李咏首先向全国观众隆重推出江正林、张艺彤两位正在度蜜月,来自新疆遥远的红其拉甫冰山上的边防军人。精彩的表演过后,经过现场观众的参评,张艺彤获得了金奖。    张艺彤、江正林在中央电视台逗留期间,中央电视台还专门安排这两位新婚的边防军人拍摄了近50张婚纱照片作为礼物,赠送给了他们。    这真是一次幸福、难忘的旅程。    恋爱、蜜月都只是一个过程。新兵张艺彤很快便真正感受到了对高原生活的难以适应,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时时感到胸闷气短头发昏,江正林是个老兵,尽管他不止一次地劝告张艺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要接受高原上种种的锻炼和考验。在边防站,吃的穿的住的虽然一年一年有着很大的变化,但是这里的冰山、这里的高原、这里的遥远和孤寂、这里的恶劣气候、这里的暴风雪、这里空气中的缺氧,却是无法改变的。    张艺彤和战友们一起初到前哨班去时,她写下了这样一篇日记:    越野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缓慢地行驶着,已经是5月份了,高原依然寒风凛冽,除了满眼的白色外,其他什么颜色都没有,已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哪里是山谷、哪里是河流。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好不容易到达前哨班,进屋后自己的两眼已被雪刺的看不见东西。又过了一阵,我们几个人的脸色就变得乌青发紫,我们无奈地不停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后来只好躺到床上吸氧休息,战士们却为我们不停地忙碌着……    在这里晚饭不能吃多,不然晚上会难受得睡不着觉。我只吃了两口米饭,刚躺到床上胃里还是有了高原反应,那两口米饭好像涨开了似的充满了我的胃,变成了坚硬无比的东西,顶得我全身不舒服,怎么躺都睡不着觉。再躺下去头又开始发闷,还隐隐作痛,干脆起床到门口走走,我的目光蓦然触到那门口手握钢枪、目光坚毅、站得笔直的哨兵,在他那红紫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痛楚,有的只是坚韧、勇敢和忠诚。    我不禁陷入了思索,我们都是同龄人,都是光荣的边防战士,我一定要克服困难,坚强再坚强,尽快适应这里的一切……    在这样的日子里,江正林始终陪伴在张艺彤的身旁。江正林是1994年从四川从军来到新疆,一直在边防哨所工作,是个老兵了,他鼓励着她、安慰着她,并且主动担负起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家务活儿,在她身体感到不适的时候,他还给她喂药喂饭。    就这样,张艺彤和江正林的爱情,在帕米尔高原的暴风雪中得到了磨炼,更加的成熟完美。2004年“七·一”前夕,张艺彤在党旗下宣誓,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江正林现在担任着边检站监护中队中队长之职,晋升为上尉军衔。他们两人携手相爱,把青春和智慧铺洒在了高高的红其拉甫雪山上。    为了让帕米尔高原走向外面的世界,同时也丰富边防军人的文娱生活,红其拉甫边检站成立了歌舞队和腰鼓队,分别由张艺彤和江正林担任队长。他们为边防军人演出,但更多的却是为中外出入境的旅客以及当地塔吉克族农牧民演出。张艺彤的歌声时时在帕米尔高原上飞扬,她唱得最多的一首歌便是《红其拉甫人之歌》,也是红其拉甫边检站站歌,歌中唱道:    “帕米尔高原壮丽无比,慕士塔格冰峰峥嵘传奇,边检卫士用青春和赤诚,矗立在国门,不朽丰碑。红其拉甫回荡着浩然正气,生命禁区辉映着热血忠魂,我荣耀,我自豪,我守卫祖国的西部通道,我荣耀,我自豪,我们是光荣的红其拉甫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