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死亡岂容策划,女经理的亲情支离破碎

时间:2016-03-03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2005年2月17日,春节刚刚过完,成都的天空就下起了难得一见的大雪。寒风呼啸,街道上的行人来去匆匆,都急着往家赶……在致民东路的一幢居民楼里,61岁的李万珍躺在床上,心里百味杂陈,虽然房间里的空调已经开到了最大,但她的心里却仍然觉得异常寒冷。此时已奄奄一息的她正在艰难地向律师口述一份特殊的遗嘱:将自己名下的那套价值42万余元的住房以及5万元现金留给一直照顾她的小保姆李群。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李万珍老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一对昔日相依为命的母女走到反目成仇的地步?笔者经过深入调查和多方走访,终于了解到了一个令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真相…… 
   
  生意告急,女儿打起了母亲的主意 
   
  1977年3月,王兰出生在成都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王政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就辞职下海做起了建材生意,家里的经济状况因此有了很大的改善。渐渐地,女儿王兰养成了乱花钱的坏习惯,而且性格骄横跋扈。这令王政国和李万珍都伤透了心。然而命运多舛,在王兰刚上初中那年,王政国却不幸遭遇了一场车祸,几天后,便留下李万珍和王兰母女俩以及将近200万元的家产撒手人寰。自那以后,为了女儿不受欺负,更为了那将近200万元的家产不被分割,李万珍一直没有选择再婚,开始了和女儿相依为命的生活。 
  然而,一天天长大的王兰却让李万珍备感头痛。初中毕业那年,王兰没能考上重点高中,李万珍为此花了不少钱,说了不少好话,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她弄进了一所重点高中。可进学校后,王兰不是旷课,就是和一帮社会上的人在外面瞎混。每次王兰在外面惹了事,李万珍一想到她那么小就没有了父亲,便原谅了她。由于李万珍对王兰的过分溺爱,使王兰从此变得更加不可一世起来。因此,她的学习成绩可想而知,高中毕业参加高考时,王兰理所当然地名落孙山,这让身为教师的李万珍顿感大失颜面。 
  事已至此,李万珍除了后悔当初不该对女儿过分溺爱之外,也别无他法。为了不让王兰再在外面鬼混,李万珍托人为她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找了一份做售楼小姐的工作。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心高气傲的王兰就对这种成天陪着顾客点头哈腰地看房子的日子感到厌倦了,所以很快便辞了职。 
  辞职以后,无所事事的王兰便开始游说母亲将那200万元拿出来给自己做生意。刚开始的时候,李万珍坚决不同意将这么大一笔钱拿给女儿独自去做生意,她实在放心不下。 
  晚上,李万珍一个人在房间里想了很多,她觉得让女儿自己去做点生意,增长点见识也不是什么坏事。第二天一早,李万珍就把女儿找来,问她想做点什么生意。她说:“我已经考察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准备开一家酒楼。”李万珍一听女儿要开酒楼,忙摇起头来。她觉得现在的各种酒楼已经很多了,再说,如果真要开酒楼的话,前期投入也会很大。可最终,李万珍拗不过女儿,便默许了她的想法。 
  酒楼终于开张了,毫无经验的王兰开始在媒体大肆打广告,并且把各种菜品的价格做得很低,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顾客。刚开始的时候,酒楼的生意看上去还算可以,但这样做除去各种开销之后,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 
  眼看着酒楼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王兰想了很多促销手段,但都没能奏效。她又想把酒楼重新装修一下,把环境改造一下,却又苦于没有资金。父亲给她留下的那200万元早已投入酒楼的前期运作中去了。于是,王兰便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但亲戚朋友看着酒楼那样一个烂摊子,都不愿意冒风险。借钱不行,王兰又准备向银行贷款。可酒楼的门面是她从别人那里租来的,再加上目前生意惨淡,银行根本不愿贷给她。 
  万般无奈之下,王兰想到了母亲的那套房子。她想利用母亲的那套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去贷款,她觉得为了生意,母亲一定会答应自己的。然而,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后,李万珍却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支持她。 
  酒楼的房租已经拖欠3个月了,眼看着酒楼就要濒临倒闭了,可王兰却仍然不肯甘心,天天都坐在办公室里绞尽脑汁地想办法,以改变酒楼面临破产的命运。 
  王兰冥思苦想了好一阵,此时已经山穷水尽的她再次打起了母亲的那套房子的主意。她想,既然母亲不同意用房子做抵押贷款,我干脆偷偷地把它卖掉,大不了以后有钱了再给她买一套。一连好多天,王兰的脑子里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才能把母亲的那套房子偷偷地卖掉,把钱搞到手。 
   
   铤而走险,瞒天过海策划母亲死亡 
   
  让母亲拿房子做抵押她都不肯,如果真要卖掉房子,无异于是要了她的命。看来要想把房子卖掉,只能先把房子的产权偷偷地转移到自己的名下。可如何才能把产权转移到自己的名下,王兰想破了头,也没能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好办法来。 
  于是,2004年2月13日上午,王兰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特地去向律师咨询一些有关房产继承和更名的事。律师告诉她,通常在两种情况下可以更改产权,一是由当事人主动提出,将自己的房产赠与给另一个人;二是在当事人自然死亡而又没有配偶的情况下,她(他)的房产就可以由子女直接继承。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一路上王兰都在心里盘算,最开始她想去骗母亲出具一份房屋转让的授权书,可想来想去,又怕不小心露了馅。最终,她决定干脆自己伪造一份授权书。可拿着伪造的授权书,王兰找了好几个买主,别人不愿相信她,都害怕买到有问题的房子。看来,现在只能通过继承的方式把房子转到自己名下,然后再出售了。可母亲仍健在,如何才能继承房产,这又难住了她。 
  当天下午,王兰便把男朋友蒋平找来,一起商量对策。两人在办公室坐了半个多小时后,蒋平突然一下子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叫:“有了!我有办法了。现在不是什么事情都讲求个策划吗?我们何不也来做个策划?”王兰听得一头雾水。蒋平接着说道,“如果……如果你母亲死了,你不就可以继承那套房子了吗?” 
  “什么话!我怎么能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王兰见蒋平支吾了半天,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办法,心中难免有点生气。 
  蒋平笑了笑,耐心地继续解释说:“我给你说简单点吧,你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想把你母亲的那套房子转移到自己名下,然后卖掉,而又不想让你母亲知道。那么我们就可以让别人都以为你的母亲已经死了,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那套房子了……”听着蒋平的话,王兰顿觉茅塞顿开。 
  如果要让母亲“死亡”,首先必须得有居委会以及医院等单位的证明才行。为了得到居委会的证明,王兰便谎称说自己要结婚,要开一张居住证明。于是,居委会便给她出具了一份写着“兹有本社区3幢2单元5楼4号住户王兰,女,长期居住于此”的证明材料,并盖上了居委会的公章。拿到这份证明材料后,王兰立即就在其后加上了“其父王政国与李万珍为原配夫妻,只育有王兰一女。王政国于1989年因车祸去世,李未再婚,并于2004年4月11日病故,其二人之父母均早已亡故。(二人并未收养)”的字样。 
  紧接着,王兰又通过医院的一个朋友,拿到了一份“居民死亡原因医学证明书”,自己填上了“李万珍因胃癌死亡”的字样。为了保险起见,王兰还依样画葫芦地炮制了一份单位出具的证明书。 

  2004年4月21日,王兰带着这3份证明及户口簿、身份证、产权证等找到公证处,要求做一份对“已故”母亲李万珍名下房屋产权的继承公证。公证员审查了3份“死亡证明”后,又来到她的住地调查情况。王兰把公证员带到事先就已经安排好的“邻居陈某”那里。陈某证实,王兰确实已经父母双亡。之后,公证员做了一份对陈某的书面调查记录。 

  经过审查合格后,公证处于2004年4月29日为王兰出具了一份继承公证书。就在当天下午,王兰便拿着公证书来到市房管局,将母亲李万珍的那套房子转到了自己的名下。终于将母亲的房子成功地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那一刻,王兰不由得沾沾自喜,她甚至为自己的“策划”感到一种无可名状的兴奋和激动,她想,现在只要把房子卖了,就会有几十万元的钱,自己的酒楼就有救了,就能起死回生了。 
   
  真相败露,母女反目亲情支离破碎 
   
  为了不引起母亲李万珍的怀疑,卖房之前,王兰就为自己做好了“万全”的打算:等把房子卖掉之后,再从买房的那个人那里把房子租回来,等酒楼渡过难关后,就再把房子买回来。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2004年5月10日,王兰找到一家房屋中介所的老板唐涛,并把那套价值42万余元的房子以3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他。刚开始的时候,唐涛有点不敢相信,王兰便把自己生意上遇到的困难向他说了一遍,最后又拿出了房屋继承公证书,以及房屋的产权证等相关证明材料。作为一个生意人,在利益面前哪有不动心的,再加上王兰各种手续都齐全,唐涛很快便信以为真了,并约定第二天就看房。 
  然而,就在王兰陪唐涛看完房正要下楼时,李万珍却从外面回来了,王兰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开始,她假装不认识自己的母亲,但李万珍却喊了她一声“小兰”。王兰见实在遮掩不过去了,便故意在唐涛面前装出一副碰见了熟人的样子。 
  尽管相隔了一层楼梯,但唐涛还是在下面隐约听见了王兰在上面小声地称对方为“妈”的声音,这让他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当天下午,心存疑惑的唐涛便向公证处反映了这一情况。当初为王兰办理公证的那名公证员在得知这个情况后,顿觉事情蹊跷,便和唐涛一起上门一探究竟。 
  当李万珍从公证员口中听说女儿为了卖房子,竟然去公证自己死亡的事后,气得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了钱,竟然做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良久,待她反应过来后,她要求唐涛立即停止有关这套房屋的交易。 
  自从“策划母亲死亡”的事件被曝光之后,王兰一直没脸回家。几天后,李万珍找到王兰,二话没说,当着酒楼那么多人的面,狠狠地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从酒楼回去之后,李万珍便一病不起,但她却坚决不让王兰来照顾她,而是花钱请了一个小保姆李群来照顾自己。她的心里已经没有王兰这个女儿了。有好几次,当王兰和男朋友提着水果回去看望她时,都被她赶出了家门。由于缺乏资金,再加上又欠了别人一屁股的账,一个月之后,王兰的酒楼便不得不关门了。 
  2005年2月17日,已经病入膏肓的李万珍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奄奄一息的她便找来了律师,立下了一份特殊的遗嘱:将自己名下的那套价值42万余元的住房以及5万元现金留给一直照顾她的小保姆李群。说完便咽了气。然而令很多人不解的是,之前一直那么急切地想要得到那套房子的王兰,却并没有对母亲临死时做出的决定表示异议。 
  为了一套房产,女儿竟把自己的亲妈给策划“死”了,这在当地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假的就是假的,它终归会有露馅的一天。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当问及王兰是否对自己当初所做的一切后悔时,她早已泣不成声。一时的造假留给她的,是她今生永远都无法弥补的、足以令她自责一生的过错。而她所失去的,恐怕也不是一套房子那么简单,而是再多的金钱都无法买到的亲情。李万珍也许没有想到,正是她当初对王兰的过分溺爱才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她对女儿的过分溺爱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女儿。希望天下的父母能够引以为戒。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