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天地网

本站当前收录154299个官网商城 | 联系我们 | 申请收录 | 收藏本站

跨越33年的时空爱情

时间:2016-03-17   栏目:生活感悟   来源:网络

   一个29岁的家庭保姆,嫁给了一个62岁的老汉。虽然年龄相差33岁,但是他们却培育出了爱情的火花。 
   他们的爱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儿女的反对,周围邻居的误解,使这对患难夫妻不得不过起了“地下”夫妻生活。 
   这段婚姻隐瞒了1年多,直到2005年3月1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夺去了老汉的生命,他们相知、相恋、相爱的故事才为众人所知。 
  这是一份特殊的爱情,男主人公叫张海,女主人公叫廖梅,他们住在新疆库尔勒市英下乡的一个家属院里。 
   
   走进张家当保姆 
   
   2001年2月中旬,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通过朋友的介绍,27岁的廖梅从33团来到库尔勒市区,在张海家当起了保姆。 
   在她来之前,这个家请过17个保姆,都因家务活儿难干而离开了。 
   第一次走进张家的房子,廖梅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 
   “这是我老伴,她的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东西,身体瘫痪已经好几年了,由于大小便失禁,我们还没来得及清洗,所以有点脏。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照顾她吧。”张家的主人张海说。 
  看到这种情况,廖梅犯了难:留下来,这是一个烂摊子,显然很难收拾;不留下来,自己又没有什么别的技术,找一份工作不容易。 
   看到廖梅犹豫不决,张海叹了一口气,说:“活是脏了点儿,工资的问题,我们不会亏待你的。”迟疑了一会儿,廖梅还是同意留下来做保姆。 
   从答应留下来做保姆的这一天起,廖梅就不怕脏不怕累,坚持天天给张老太太洗脸擦身子,并不辞辛劳地给她倒屎倒尿、清洗她失禁的大小便等。 
   由于廖梅的精心照顾,张老太太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转,多年不见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有一天,廖梅给张老太太洗完身子后,张老太太紧紧地抓住廖梅的手,说:“妹子,你可是个大好人,我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我能摸得着的。”话没说完,两个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由于廖梅的到来,给张海减去了不少负担,张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老伴有了廖梅的照顾,张海便有了闲暇时间,他开始静下心来,认真钻研起他的果苗培育技术。 
  为了管理好果园,张海有时忙得连一口饭都吃不上。每当这时,廖梅便亲自下厨,做好饭后亲自送到果园里。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廖梅和张海夫妇的距离越来越近,感情越来越亲。私下里,张海夫妇把廖梅当成了他们的“亲妹子”,廖梅也把张海夫妇当成了“知心大哥大姐”。 
   2002年5月,张老太太的病情加重,廖梅整日守候在床前,给她喂药喂水,伺候得更加精心。6月24日,张老太太去世了,廖梅哭得很伤心。 
   
   一个苦难的女人 
   
   按照常理,张老太太已经去世,张家已不再需要保姆,廖梅也可以辞职了。可是,61岁的张海自老伴去世后,突然变得消沉起来。他天天蹲在马路边,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有时成天不吃不喝,神情恍惚。 
   见到这种情况,廖梅很着急,辞职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半年。2003年1月初的一天中午,廖梅给张海做好饭后,便躲到自己的房间,拿着一张小女孩的照片,看着看着流泪了。起初,廖梅只是轻声地啜泣,后来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因为廖梅没来吃饭,张海感到奇怪,于是便悄悄地走近廖梅住的房间,正准备敲门时,却听到了屋里传来的哭声。廖梅哭了?带着种种疑问,张海推了推门,门没锁,他径直走了进去。 
   廖梅看到主人进来后,赶紧擦干眼泪站了起来。就在这一天,廖梅说出了藏在心中的一个秘密。 
   廖梅出生在四川,21岁那年,她经历了一次致命的打击,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天黑蒙蒙的,伸手不见五指,还刮着大风。当时廖梅打着手电筒,正急急忙忙地从亲戚家往回赶。就在她路过村头坟场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从黑暗中钻了出来,撕烂了她的衣服…… 
   廖梅被强奸了。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有着传统思想的廖梅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廖梅没有去报案。 
   几天下来,廖梅不吃不喝地躺在床上。期间,她多次想到了死,可是,父母的挽留、叹息挽救了她。 
   不幸的事还在后头。一个月后,廖梅的月经没有如期到来,廖梅以为自己的周期可能推迟了。第二个月,廖梅的月经仍然没来。不久,廖梅出现了呕吐、恶心等症状,廖梅有点急了,一天,廖梅偷偷地到医院一检查,得知自己怀孕了。 
   就这样,廖梅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处流浪。几个月后,廖梅生下了一个女儿…… 
   
  一段特殊的婚姻 
   
   听了廖梅的经历后,张海陷入了沉思。 
   到了晚上,廖梅回到房间准备睡觉时,突然发现被子下面有一封信,待她打开一字一句地往下看时,她的脸发烫起来。 
   原来这封信是张海写给她的求爱信。 
  这一夜,廖梅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失眠了。廖梅想:自己已经很不幸了,现在张海向自己表达爱情,两个人的年龄相差这么大,他的儿女不同意怎么办?别人在背后说闲话怎么办?一想到这些,廖梅便不寒而栗。此后,廖梅便故意疏远张海。 
   从张海写第一封信给廖梅的那一天起,廖梅整整考虑了两个月。两个月来,廖梅不敢靠近张海,更不敢迎接张海投射过来的火辣辣的目光。更让廖梅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都9岁了,张海能否接受这个女儿?女儿能否接受这个“爸爸”?后来,为了打消廖梅的顾虑,张海提出让廖梅把女儿接过来,并承诺他会好好对待廖梅的女儿。 
  此间,廖梅的朋友多次来找她,要给她介绍对象,不知为什么,廖梅总是婉言回绝了,为此,廖梅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感觉沉甸甸的。 
   那段时间,廖梅感觉很不自在,尽管她知道张海人实在,是个好人,可是他们俩年龄相差33岁,廖梅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把感情发展下去。她想拒绝这份感情,可这段经历了磨难的“主仆情”却让廖梅深深地陷了进去。廖梅同意了张海的求婚。得到廖梅的同意后,张海悄悄地跑到了英下乡居委会开证明,准备办理结婚手续,结果工作人员说先要单位开介绍信,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虽然有点失望,但是张海安慰廖梅说:“领不领结婚证没关系,只要咱俩过得好就行。”就这样,张海和“保姆”廖梅偷偷摸摸地过起了夫妻生活。怕儿女知道后来干涉,他们俩干脆一直把事情隐瞒着。 
   在外人的眼里,廖梅是张海家的保姆,只有外出散步时,两人才相互搀扶倾诉感情。进了家属院,为怕子女看到引来麻烦,廖梅只能远远地看着张海拄着拐杖蹒跚地走。 
   廖梅的女儿也只有在家的时候,才敢张口叫张海“爸爸”,有人的时候,她就叫张海“爷爷”。张海则把她当成了自己最亲的女儿。 
   眨眼间,时间到了2003年9月。 一天,张海看到报纸上有一条宣传新《婚姻法》颁布实施的消息,他拿着报纸高兴地对廖梅说:“我俩去试一下。”10月1日,张海和廖梅在库尔勒市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从这以后,廖梅和张海的特殊关系渐渐地暴露在了外人和子女的面前。 “爸爸,你把那个保姆辞退了吧!”张海的子女开始干涉他们俩的婚事。 “你们不要再那样对待保姆了,她和我已经领取了结婚证。”张海终于向子女坦白了自己的意愿。2004年11月,廖梅和张海从朋友处借了近7万元钱,在巴音小区买了一套楼房。夫妻俩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巢”。 
   
   突变,张海写下遗嘱 
   
   幸福的日子转瞬即逝。不久,张海患了脑梗塞。张海病后,心里一直不安,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于是,在一天晚上,他们夫妇俩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张海突然对廖梅说:“梅子(廖梅的乳名),你跟我生活的这段时间,我过得很愉快,我不能害你,不能让你在我走了以后,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于是,2005年3月6日,张海便立下了一份关于其财产分割的遗嘱,同时打印出来,并让他的3位好友在上面签字为证。 
   3月12日,张海去世了。临终前,他给廖梅留下了一份财产遗嘱。可是,这份遗嘱却给廖梅带来了麻烦。3月15日,当廖梅还沉浸在悲痛中时,张海的小儿子张虎便找上门来,要求廖梅把父亲留下的遗嘱交出来。 “我已经交到了律师的手中。”无奈之下,廖梅推脱道。 
   那天,张虎站在廖梅家门口,将她堵在房子里,不让她外出,并迫使她写下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的具体内容为:3月16日下午16时30分,把张海的遗嘱复印件交给张海的子女,如我违约,我愿放弃张海留下的遗产的继承权或最终有效遗嘱。张海所在单位的门卫证实说,3月15日下午,张虎带着几个人,来到张海曾经住的家属院,嘴里嚷着要廖梅交出其父亲张海留下的遗嘱,但由于廖梅说遗嘱在律师手中,于是,张虎就自己写了一份保证书,然后让廖梅照抄了一遍。 
   就廖梅是否有权继承父亲的财产一事,张虎将廖梅诉至法院。2005年4月21日,张虎回到家和妻子坐在父母的遗像旁。阳光从窗户透射进来,在他们身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张虎和他的妻子,刚为父亲的声誉及遗产问题和保姆经历了一场法庭辩论。在父亲病重的时候,张虎说,作为张海的儿子,他为没能看上父亲一眼而感到很遗憾。 
   不久前,张虎就廖梅是否有权继承张海遗产之事诉诸法院,我们等待最终结论。(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