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血火中崩塌的“断臂山”

时间:2016-04-22   栏目:心得体会   来源:网络

  我家的出租房里,一个不男不女的“鬼” 
   
  我是女子体校的教师,有一个让不少人眼红的家庭,家境富足,有房有车。老公是医院的名医,女儿上小学时便是上过电视报纸的“神童”,现在是重点中学的门面校花。我性情泼辣火爆,老公总是百般疼让着我,觉得日子是没什么缺憾的了。 
  我和老公婚前都有房,前些年又买了别墅,一家三口守在新居,老房出租。家中琐事我一概不管,出租房屋的事自然也是老公去操心,搬新居后,那两套老房我一次也没去过。 
  2006年5月5日,正是中午,我在办公室里吼两个女生,气得把饭都摔在地上了。那两个女生是第三次钻一个被窝乱亲乱摸……其中一个,还曾把一本《断臂山》拿给我看,说我看了也会流泪的…… 
  刚吼完,手机响了。那边是老同学救命的腔调,说艳姐你快来我没办法解手了!我一问才知道:是她的卫生间上面漏水,跟下雨似的,上面绑了一把伞,但伞周边还是下雨。这肯定是她楼上卫生间的事,也就是我家老房。我让她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她的口气更吓人:“实话说了吧艳姐,你家那房客可能是个鬼,好可怕的耶!” 
  我立马开车就去了。老同学口气里有鬼,房客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按响门铃,就听见里面有一声鬼叫!是女人特别惊喜时发出的那种尖叫,为来人是谁而喜?同时是踢踢拉拉的拖鞋声。门一开,我清清楚楚地看见:长发披面、脸儿红红嫩嫩秀秀气气、苗条娇艳、大红锦缎睡衣、绣花拖鞋的他,一脸妩媚娇喜突然变成惊呆,就象开门见鬼似地又一声恐怖的尖叫,两手炸开呈投降状,大眼定住脸色惨白,随着脸色转换慢慢变成羞红,那小嘴也慢慢撇成委屈的哭状,往后退着,口中“你你你你”的不知是气还是怕…… 
   
  “断臂山”上的鬼风景 
   
  我好不容易才辨清这是个男的,二十来岁的男孩子! 
  身为外科名医处事非常谨慎的老公,竟能容纳这样的“鬼”? 
  我极力忍住笑,很严肃地说我是王洋的妻子,就进屋,反手锁了门。我先进卫生间看,发现是便池裂了。我先不说漏水的事,仍然一脸严肃的东看西看进卧室看,问他叫什么是哪的干什么的?他只说出“白尘”两个字就不说了,一脸惊恐地跟着我,最后就靠在床边捧着头哭了,象是崩溃了一般。他手里的一本书掉在地上——《断臂山》! 
  他是一个极奢侈懒散的主,屋里全是高级小吃,满床满柜满地都是,床头和沙发上几个巨大的玩具抱物都是几千元的,床头柜上的酒是轩尼诗的,他身上的睡衣上万,还有他手上的钻戒和脖子上的项链……他越是害怕我越是紧盯着他,但我心里却生出一种不明原由的好奇和怜爱!他抬眼看我,有气无力地问:“你你……都知道了?”我立即说:“当然!”他一下便歪倒在床上了…… 
  我很熟练地“抢救”他时,手触及他凉凉的、光滑水嫩的皮肤,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晕了一阵……我发现他对我的抚摸毫无感觉,很无奈很绝望的表情,分明是一个厌世已极的豪门少爷,眼泪如两道小河般从眼角流到枕上。我不知怎么就给他擦泪……他这才吃惊地坐了起来,重新打量我。我这才说明来因,并让他配合物业人员的修理,又给院里的物业办打了电话,就匆匆走了。 
  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吃饭时,我幽幽地说了一句:“我今天去见那个白什么尘了!很鬼哦!”老公正喝鱼汤的勺子啪地一声就掉地上了,嘻哈掩饰但脸还是红了。女儿也很吃惊地看我,也红了脸,胡乱吃了几口就回房去了。 
  女儿怎么了?我心里又多了一个谜! 
  老公强装镇定地对我说,当时他没细问那男孩的身份,只因那男孩很大方,一次交了一年的房租和家具押金,他就让住了;他也一直没再去,不知那男孩干什么的;如果真的“鬼气”就让他走好了。我扯开话题以示并不在意。 
  晚上,女儿出去玩时,我在她床上也发现了可怕的《断臂山》!我被“山”罩头压住了!再看此“山”,两个男人的畸恋细节好象也不那么恶心了…… 
  那个同学也真出鬼了,事情过去几天了,她又打电话谢我,还一个劲地笑,最后有意无意地问我:“你老公是不是会治鬼病呀?他好象不断来看鬼的耶!呵呵!”我这才觉出不妙!那同学是最不爱搬弄是非的人,她是监狱监控室的女警,绝不是和我打哈哈! 
  我有了定向推测,为此心惊肉跳。我叫来那个女生,把那天那男孩的情景讲给她听,我还没讲完,她竟流泪说:“我知道了,他是真正的男同——他在热恋中,他不是怕那个女人而晕,他是为女人的老公担心!他爱女人的老公多过爱他自己 !他可以为女人的老公去死!……”她还细细地告诉我:有女性的“接受欲”和对女性排斥的男同才是真正的男同,也才是男人中真正的男人,即具备了女性全部优美和柔情的男人!…… 
  我对老公一直很放心,他很帅气,医术又好,对他有意思的女孩数都数不清,可他没让一个异性真正走近他——我错以为这是好男人的洁身自爱了。老公和白尘的关系让我心生疑惑,有详查就有收获!老公晚上又要“主持特殊手术”时,我第一次去医院找他,结果是他并不在医院!我赶到老房,老公的车就在一楼停着。我并没有上去惊扰老公和白尘,而是扭头回家了。事情明摆着,就看我自己想怎样了。若在没见那男孩之前,知道老公这样,那我肯定是砸门而入大打出手而后离婚!可现在,我一点也不想闹,甚至有一种巨大的好奇,想知道老公到底想要些什么?老公和白尘具体是怎么说怎么做的? 
  为此,我专程到老同学那里学了监控技术用以窥察老公的隐私。准备好一切,那天下午,我去了老房。按电铃多次没人开门,我就拿出备用钥匙轻轻开门。也是早就想好了的,进去如果他在,我就反问他为什么不锁门!。 
  真是想的不如遇的,他竟喝醉了,正趴在床上醉哭醉说呢! 我做完了我要做的事,又多看了他一眼,就再也走不出卧室了!他哭得好伤心,哭叫着洋哥洋哥老公老公!哭求老公别让我走别让我走!哭说我死也不走死也不走!…… 
  我听明白了,一定是老公在我那一问的惊吓之下,来劝他走了! 
  我颤颤地站在床前。透过金丝绒窗帘微微的红光,抚照着趴在床上半裸的他,红色迷离中,他的身体如婴儿般娇裸无辜,随着他于泣噎中一下一下的动颤,我情不自禁地走到床边安抚着他……他马上停止泣说,挣扎着要爬起来,一边洋哥洋哥老公老公的喜叫……但我还是挣开走了,在他趴在床上索要时,我一下子悟出——这,也不过是性的一种丑陋恋态! 
   
   大火中崩塌的“断臂山” 
   
   巨大的困惑也来了。我以前还曾以为,身为外科名医的老公,平日所见男女羞处太多,才视若平常之物了。如果老公真的恋上了白尘,那么,妻子在他的意识中又是什么呢?“家”的概念又将改写成什么? 
  成功的监视摧毁了我!声色形味的淋漓尽致中,老公显然还是在劝男孩走,但每次都被男孩的泪和娇软化了。那密封的卧室真的成了他们唯一的乐园,老公在那密室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和白尘一样纯真娇狂的大男孩! 
  我发现了人性的丑恶根底——我已经理解了那种需要和给予,他们所谓的爱情,都只是婴儿霸食般的自私罢了! 
  真正让我震惊的是,我的女儿也爱上了白尘!而且,白尘一直在拒绝她! 
  女儿是我和老公全部的心血和最大的骄傲。女儿样样出色,读初中时就已经出版了长篇奇幻小说《红精灵》。女儿分明已追求白尘多次了,白尘也已拒绝多次。女儿早就崇拜着白尘,知道白尘的一切。白尘来洛阳后,女儿从吃惊到苦求到羞恼,已开始要挟了。女儿从不和男生走近,能一下子对白尘如此倾心就有点吓人了。我知道我的女儿,她一旦想要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手,除非那东西消失掉没有了!我还没想好怎样出面救女儿,女儿已经发作了! 
  2006年9月20日,女儿一脚踢开了门,在白尘死一般的沉默中大哭大叫:“告诉你白尘!我不仅仅是爱你,我也是救我的家!我知道你和我爸的事!我是想杀你时爱上你的,你是魔鬼!你和我爸网恋时我就知道了!我窃到我爸的QQ密码……白尘!我明说了,要么带我走,要么你给我消失!明天给我答复!”女儿吼了一通转身摔门就走了。 
  白尘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惨然地笑了笑,幽幽地自语道:“洋哥,我真的要走了。这样的屋子也密封不了一份真爱,我没必要再找寻了!洋哥!我把50万打你卡上了……来生再见!” 
  白尘再次将卧室内外精心地“密封”了一遍,接着将床上所有东西拉到地板上,再从床下拉出一个大白桶,他盘腿坐在那堆铺盖物上,倒转大白桶用力举到头顶,便有液体罩头漫下,最后是捧着那本《断臂山》捂在心上…… 
  我惊醒时已晚了,火机就那么一下,一切就在凶猛的血火之中了! 
  我哭叫着抓起电话,又无力地放下了…… 
  那一刻,我觉出了自己的罪恶——一丝人性的变态所带来的不可挽回! 
  好在,可怕的“断臂山”已在血火中崩塌了! 
  我走向我的老公和女儿,我已经明白了:所谓的同性恋,只不过是身体与性情的一种病变,再加上与异性交往中产生的一些失望罢了!老公所需要的,妻子应该能做到,女儿需要的,将来的正常恋爱中更能找到……无论怎样,我都要把同处一家的亲人从“山”中救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