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他把爱情变成金钱跳板

时间:2016-05-20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郑小昕没想到会再接到钟易的电话。钟易在电话里说,我结婚了。 
  其实郑小昕并不知道,关于她和钟易的那段过去,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恋爱。郑小昕只记得自己像只激烈的小兽,拼命驱赶着钟易身边的狂蜂浪蝶。可是钟易实在是个引人注意的男人,即使他很低调,他不俗的样貌和欣欣向荣的公司还是引来了许多嗅觉敏锐的女子。而让郑小昕迷惘的是,钟易明明自己爱恋他,但他就是有本事装着不知道。他可以拥着郑小昕说一些甜言蜜语,兴之所至还会有一个吻,可是没有任何承诺,包括一个女朋友的名份。 
  终于有一个叫凯娅的女子,结束了郑小昕的迷茫。那是一个有葱白手指和玉色肌肤的女人,钟易的床头挂着一幅不知名的女星的画报,也是那种幽暗的清冷,那是钟易的理想,郑小昕知道他注定逃不过这样的女子。当她踩着无声的猫步走进钟易的办公室时,似乎有一道闪亮的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钟易在凯娅第一天上班时,给她安排的职位就与郑小昕并肩。而郑小昕鞍前马后,已经在公司打拼了5年。一个女人能有几个5年呢,一般女人会这么想,然后或委屈或愤懑地交一纸辞职信,但是郑小昕没有,她已经习惯了钟易的忽略,或者说,她舍不得放弃在钟易身边呼吸的生活,郑小昕也骂过自己,也大声痛哭过,可第二天照样肿着眼皮去上班。 
  陷入爱情的女人,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拯救的。 
  关于凯娅,同事中传说着这样一个版本:凯娅在办公室大声问钟易,郑小昕是你女朋友吗?钟易说,不是。凯娅说,那就让她走。钟易说,不行。 
  传言传到郑小昕耳朵里时,凯娅已经可以在钟易家中留宿了。她在某一天穿着头天上班就穿了的套裙,没有一个同事发觉这个细节,是凯娅自己问别人,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没换衣服吗?同事摇头。凯娅大声说,因为我昨晚在钟总家过的夜。 
  凯娅说这话的时候,郑小昕就在她旁边。郑小昕还是想坚持,即是钟易后来第一次指责她的衣着品味,在他们5年的相处时间里,郑小昕从来没有听到过钟易关于她品味的指责,他总是说,你挺好,是那种古籍书一般沉稳和知性的好。而现在他说,郑小昕你穿灰色太难看了。 
  郑小昕终于没能坚持下去。一项极其重要的投标书,郑小昕连着加了6个夜班,一字字校对,明明是一份完美的方案,可交到总部大老板手里审核时,一组重要的数据却足足少了两个零。这项致命的错误让大老板大发雷霆,当场就让钟易查出责任人,让其卷铺盖走路。 
  郑小昕收拾东西离开那天,凯娅热烈地握着她的手,邀请她以后常来公司玩。而钟易的办公室门紧闭,他似乎在里面睡 
  钟易的结婚,郑小昕并不惊讶,钟易是独子而且家境优裕,所以他是那种必须结婚的男人。 
  见到钟易是在一个下着阴雨的下午。郑小昕裹着深灰色的风衣,缠着黑色的大围巾,走进约好的咖啡室时,脸上的镜片起了厚厚的水雾。 
  钟易的神色很落寞,在此之前他们已整整一年半没有见面。一年多来,郑小昕换工作,换地址,她让自己很忙碌。接到钟易要求见面的电话,准确地说接到已经结了婚的钟易要求见面的电话,她没有一丝犹豫就将自己武装上了,穿得像个修女,不化妆,面色暗黄。她刻意想让钟易知道,她不在乎的,她懒得为了他收拾打扮。 
  只是她太刻意了。钟易看出了她的虚弱,所以他也捧出了自己的虚弱。 
  钟易说,凯娅和我想的太不一样了 
  郑小昕仔细辩识着钟易悲凉情绪里的真实度。事实上她能够想像,那样一个女子,必定会很苛刻,而钟易,也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迁就别人的男子。 
  果然钟易说,她一结了婚,就像个拼命减肥节食的人一样松懈了下来,混乱,懒惰,无精打呆,后来便连最起码的沟通都不再有,把我说的每句话都当成废话,却只管全神贯注地花我的钱。 
  郑小昕心里升起一股狠狠的畅快,随后是一脚踏空般的虚弱。她不明白钟易来见她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倾倒关于婚姻的苦水?钟易却一把抓起她的手,他的掌心干燥温暖,一下就将她心里某个地方像火苗一样点燃,钟易说,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娶了你,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钟易说得有点动情,眼角湿了。郑小昕不是没有掂量过这份重新找回来的爱有没有蹊跷,只是在感情上面,郑小昕历来是允许自己任性的。所以当钟易向她支支吾吾地提起郑城,郑小昕的堂哥时,郑小昕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郑城刚刚升任本市下面一个县政府的开发办主任,这是个十分有实权的职位,只是郑小昕离开家乡后,一心想在大城市站稳脚跟,从没想过去找一找这位小时候最疼她的堂哥。钟易却将郑城的状况摸得清清楚楚,而他目前的一个投标项目,就正好在郑城的管辖范围之内。 
  钟易说,这是个上亿的项目,等公司成功中标后,他就和凯娅离婚,和郑小昕结婚。 
  结婚这个字眼顿时将郑小昕击得头晕目眩。钟易又说,你知道当时那份标书为什么会出错吗?就是凯娅趁你不在,偷改了你存在电脑里的数据。否则,现在和我结婚的人,肯定是你。 
  钟易的表情十分落寞,握着郑小昕的手心却发烫。郑小昕感到一股柔软的情绪从他的指尖直达她的心底。 
  郑城对郑小昕的要求表现出真诚的为难。钟易想投中内外墙装饰和水电工程,这个胃口太大了,标的加起来超过5000万,而钟易的公司并没有如此过硬的资质和实力。 
  郑小昕不管不顾,一口咬住都城让他想办法。郑城于是周旋了再周旋,结局是,郑城找了一家够资质的公司让钟易挂靠,钟易顺利取得竟标资格。 
  项目拿到后,钟易便似人间蒸发一般,许久不来找郑小昕。 
  郑小昕终于见到了凯娅。在一家商场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清冷的女子。她正在试鞋,将纤细的脚踏进——只银色的细带高跟鞋里,然后低头欣赏自己的脚。 
  这个女子仍然鲜艳抢眼,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婚姻困扰。郑小昕在这一刻有点心惊,重重的疑虑迫使她走上前去和她打了招呼。 
  凯娅的目光说不上友好,但也算平和,甚至绽出一个浅笑。 
  强烈的直觉让郑小昕没有心情与她寒喧,她不顾—切地说,钟易是不是要和你离婚了?凯娅一怔,眉毛挑了一下,看着郑小昕说,不。 
  郑小昕感到心里有一面鼓在没命地敲,几乎要将她的胸腔敲出一个洞。 
  良木缘咖啡馆靠窗的椅子上,郑小昕和凯娅沉默地对坐。 
  许久,凯娅开口了,她简洁地说,他骗了你,他根本不会和我离婚。然后嘲讽地一挑嘴角说,他比谁都清楚,离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成本有多高。 
  凯娅继续说,当年他也是为了我叔叔手里的项目,而和我结婚的。我承认我最初是被他迷惑,也把你视为我的情敌。不过我想像你这么真的女孩儿,真的不适合他这种男人。 
  郑小昕终于可以顺畅说话了,她说,所以,你就陷害我,让我离开公司? 
  凯娅盯着郑小昕看了足足5秒钟,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陷害过你。要你离开公司,是钟易的主意,他不能明着赶你走,毕竟你们相处那么多年,所以只能来阴的了。 
  凯娅的最后一句话相当不客气,“我已经醒悟得够晚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笨。”凯娅说完就走了,豪爽的表情始终挂在她的脸上。这鄙夷不是针对郑小昕的,而是针对钟易的,愿来一个妻子对丈夫的鄙夷竟可以到这种地步,郑小昕看着凯娅俏丽的背影,脑子里怎么都理不出一个头绪。 
  钟易的电话后来再也打不通,这在郑小昕的预料当中,只是现实太坚硬了,让她有点无力承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