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年轻妈妈愤然一怒,婚礼录像引发“乳房官司”

时间:2016-05-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难言之隐,摄像师拍下喂奶镜头 
   
  费燕楠1976年11月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父母生有她和大她两岁的哥哥两个孩子。 
  2005年5月,费燕楠结婚了。一年后,她生下一子。她的哥哥因为忙于事业,虽然谈了几年恋爱,但一直没有时间谈论婚事。 
  2006年9月的一天,哥哥费燕志告诉妹妹,他准备在10月7日结婚。费燕楠异常高兴,哥哥要结婚了,了却了父母的一桩心事。她告诉哥哥到时她和丈夫带着孩子一起去。 
  2006年10月7日,费燕志的婚礼如期举行。当天早晨,费燕楠就抱着还没睡醒的婴儿,与丈夫一起打车来到酒店,坐到婚礼酒席中的婆家席位,这里离舞台最近。 
  吉时已到,婚礼正式开始。费燕志携手新娘随着婚礼进行曲,在满堂宾客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步入舞台,婚礼主持人按照婚礼庆典程序有条不紊地开始主持婚礼,那个摄像师也开始认真录像。只见他一会儿将镜头扫向台上的一对新人,一会儿又转身拍摄台下酒席上人们的笑脸。 
  这时,儿子睡醒了,小身子在费燕楠的怀里直扭动,哼唧着似乎要哭。费燕楠赶紧撩起衣服让儿子吃奶。儿子显然是饿了,眼睛还闭着,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吸吮着乳汁。 
  猛然间一抬头,费燕楠发现,摄像师已经走到离她很近的地方,还把镜头对准了她。她一惊,马上转了转身。恼人的是,这个摄像师也随之转动身体,不依不饶地要拍她给孩子喂奶的镜头。费燕楠顿时脸就红了,心也嘭嘭地跳了起来,就扬手示意摄像师不要再拍下去,但他似乎没明白她的意思。 
  婚礼还在进行,她不好声张,只好再次把身体转过去。哪知,摄像师再次调整角度,还对费燕楠说:“让孩子看看镜头!” 
  这时,一旁的费燕楠妈妈看出了她的不安,赶紧帮助费燕楠拉下衣服遮挡,并走到摄像师面前,用身体挡住镜头,低声提醒摄像师:“哎呀,你拍台上的新郎新娘啊,你拍吃奶的孩子干什么?” 
  摄像师这才讪讪地走开,重新把镜头对准台上。 
  婚礼程序终于进行完毕,孩子也吃饱了,瞪大眼睛看着妈妈,费燕楠这时才心绪稍定。她想了想,就觉得有必要找摄像师,问问他刚才都拍了些什么镜头。抬头望去,只见摄像师正在手忙脚乱地拍摄新人敬烟敬酒的场面。费燕楠便重新坐下来。这时,家里人开始招呼她吃饭,她草草地吃了几口,心里还是不安:结婚录像,他不专门拍新人,拍我干什么? 
  吃完饭,抱着已经熟睡的孩子,费燕楠心里还是不舒畅,想找摄像师询问他究竟拍了些什么。这时,婚宴已经接近尾声,哥嫂正在酒店门口忙着招呼送客,而她环顾四周,早没摄像师的人影了! 
   
  红颜一怒,摄像师成为被告 
   
  婚礼庆典3天后,费燕志拿到了制作好的结婚录像光盘,就与妻子一起在另一家酒店宴请婚礼当天未到场的朋友。他在酒店又摆了4桌酒席,共有30多个朋友前来参加宴请。 
  酒过三巡,朋友们听说费燕志还带来了结婚录像光盘,就起哄道:快放给我们看看,我们还没看到你们是怎么亲吻的呢? 
  酒店服务员把光盘放进DVD,婚礼当天的画面就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大家面前。约20分钟后,费燕楠突然出现在画面上,镜头稍降,画面上又出现正在吃奶的孩子,镜头缓缓推进。配乐中,摄像师在说:把头转过来。孩子突然转头看向镜头,这时镜头又向前稍推,费燕楠白皙而鼓胀的乳房充满了整个画面,并停留了两秒钟。这时,宴席中间有人小声地窃笑起来。 
  费燕志强作镇定喝了一口酒,却隐约听到一个朋友对旁边的人悄声说道:“录像怎么录的?这种镜头都出来了?”费燕志看了他们一眼,两人不好意思地捂嘴而笑。这时,酒席上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来,来喝酒吧。录像看完了,就该你们喝酒了。”一个朋友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赶紧出来打圆场。 
  那天,酒宴结束后,尴尬不已的费燕志就来到妹妹费燕楠家。看到正在哄孩子睡觉的妹妹,他扔下光盘就走:“妹妹你看看,那个摄像师怎么录的?你知道不知道这事?他这样暴露你的隐私,让我今天在朋友面前特别难堪!” 
  几乎遗忘此事的费燕楠一下子愣了,转瞬心里一惊,顿时明白了几分。 
  费燕楠一个人看完录像,想象着哥哥的朋友们看到这个镜头的场景,她顿时觉得特别委屈,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我要找那个摄像师,凭什么拍这样的镜头,还制作到光盘里面? 
  第二天,她和哥哥一起找到摄像师要求他对录像进行修改,删除费燕楠喂奶的画面,并向费燕楠赔礼道歉。 
  摄像师听了费燕楠的质问和要求,说:“我是为你哥哥拍结婚录像,那个镜头也是看到了就随意拍下来,想为录像增加点儿亲情味道,没想到你们会那样想。我不想修改,我拍这个录像也没赚多少钱,还为你们修改?更不要说道歉了,门儿都没有。你们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说完,他拂袖而去,费燕志兄妹一下子愣在那里。 
   兄妹俩气愤地回到父母家里,费燕楠一进家门就哭了起来:“这人如此无理,还态度蛮横,我哪里得罪过他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哭了半天,父母和哥哥才劝住了她。临走时,妈妈又对她说:“可再不能哭了,再哭,就会造成‘回奶’(哺乳期女性乳房停止分泌乳汁),那可就麻烦了!” 
  年纪轻轻的费燕楠听妈妈这么一说,吓了一跳:“那我以后注意!” 
  然而为时已迟,当晚,费燕楠的乳汁就开始稀少。对此,她更是又气又急。结果,第三天早晨,她的乳房就完全停止分泌乳汁了。 
  费燕楠看着饿得嗷嗷叫唤的孩子,泪如泉涌:“我与摄像师素不相识,他就是无心拍摄了我,可是妈妈已经阻拦了他,他为什么还要把这些镜头加进光盘里,害我到不能给孩子喂奶的地步,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一定要告他,让他知道不是什么都可以随便录的!” 
   
  内心伤痛,何以能弥补年轻妈妈 
   
  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羞耻心理,致使费燕楠不愿意出门,精神压力特别大。 
  2006年10月19日,费燕楠向铁西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摄像师杨仲春侵犯自己的隐私权,并造成不良影响,请求法院判令他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2006年11月26日,费燕楠诉杨仲春侵犯隐私权一案开庭。 
  费燕志作为妹妹费燕楠的诉讼代理人,参与了这起不同寻常的官司。双方就婚礼录像中这一镜头是否涉及隐私权问题进行了质证与答辩。 
  杨仲春承认光盘中有费燕楠给孩子喂奶的镜头。但他认为,原告哥哥曾向他要求把婚礼全过程都要录下来,特别是细节的东西。他在录像过程中,看见原告在给孩子喂奶时,就联想到母爱是伟大的,于是就录了下来,这也是婚礼的一个组成部分,更是亲情的体现;婚礼录像带未出售给社会带来盈利;他在给原告拍录喂奶镜头的过程中,在主观上没有任何动机和过错,且是在其哥哥的婚礼场所。所以他认为自己根本没有侵犯费燕楠的隐私权,也没有给她造成精神上的严重后果,所以费燕楠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无法律依据。 
  杨仲春的代理人也认为杨仲春侵犯隐私权的证据不充分。 
  而费燕楠的代理人认为,录像要录下婚礼的全过程,并不是要录下妹妹喂奶的镜头,因为这一行为与婚礼风马牛不相及;费燕楠在发现被摄录后,曾表示不愿意配合,其母亲也进行了遮挡,但杨仲春并没有停止侵权行为,而且还拍下了特写镜头;杨仲春认为婚礼光盘非赢利,但光盘在今后的播放过程中,势必还会引起亲友对这一镜头的评头论足,而且他的录像服务本身也是收费的,并且事后在当事人找到杨仲春进行协商,希望采取补救措施,要求修改录像时,竟然被其断然拒绝,对原告的要求不予理睬,从而导致了这一诉讼的发生。 
  一审法院认为,杨仲春在费燕楠及其家人阻拦时就应停止摄像,或在后期制作中删除此画面,但杨仲春仍自作主张在婚礼录像光盘中加入此镜头,在费燕楠的亲友中造成了不良影响,并对费燕楠本人造成了伤害。杨仲春此举,侵犯了费燕楠的隐私权。 
  2007年1月4日,法院一审判决:杨仲春向费燕楠赔礼道歉,并赔偿费燕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 
  2007年2月13日,杨仲春向四平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撤销原审判决,重新改判。他说,费燕楠给孩子喂奶是在婚礼这种公共场合下进行的,录制母亲为孩子喂奶的镜头,还加以解说,是给婚礼录像增加亲情元素,更是亲情的体现。所以根本不存在给原告私自录制喂奶的镜头;婚礼录像是给其哥哥婚礼制作的,并非以赢利为目的向社会出售;婚礼录像是在特殊的公共场合下播放,观看的人员有限,都是亲属和朋友,所以,不存在给原告造成不良影响,更不存在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民族的传统,女性乳房是个人的隐私部位,属于私人领域。杨仲春在婚礼摄像中将费燕楠的乳房摄入镜头,并有短暂停留,该画面经杨仲春制成光盘后,被费燕楠哥哥和朋友多人看到,给费燕楠造成精神上的伤害,杨仲春的行为侵犯了费燕楠的隐私权,原审法院判决杨仲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正确。 
  2007年9月11日,四平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了杨仲春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听到这个消息,心理负担一直非常重的费燕楠终于松了一口气。 
  针对本案,吉林省阳光心理援助中心主任、心理专家格林先生有一个良好的建议:法院已经依法判决本案,作为当事人的费燕楠在心理上应该得到某种程度和某种意义上的补偿与缓解。在今后的生活中,她本人应当注意,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而在心理上对此侵权行为进行过度的不应有的评价,更不能夸大这种伤害,以免给自己的心理造成更大的伤痛。对费燕楠本人来说,并没有道德等方面的过错,所以要正确看待自己的一时不慎行为,把这种伤痛当作翻过去的一页,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他提醒育龄女性在类似的公众场合中,要多注意自己的行为,避免遭到来自周围的各类心理伤害;也提醒人们要尊重别人的隐私权,即使约定俗成的常见行为,其中也可能包含着某些隐私成分,所以要慎重待之,以免给别人带来意外的伤害。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