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天地网

本站当前收录154299个官网商城 | 联系我们 | 申请收录 | 收藏本站

被死亡的丈夫,千谎百爱

时间:2016-07-05   栏目:生活感悟   来源:网络

  面对诱惑,妻子策划了丈夫的“死亡”,而后带着家产与人私奔。几年后,历经辛苦重新找回“身份”的丈夫,与病榻上的妻子重逢…… 
  经历丧子之痛,家庭告急 
  1972年出生的李金银是南京六合区人,高考落榜后,被招工到大厂镇一家企业。1992年,他和同事孙晓娟结婚,次年6月,儿子出生,日子和美又幸福。 
  1998年春天,夫妻双双下岗。孙晓娟到附近农贸市场帮人卖菜,李金银帮人修理管道,收入微薄。闲暇,他常带自制渔具到郊区野塘抓黄鳝、老鳖,卖钱补贴家用。 
  8月底,儿子闹着跟爸爸去“搕鳖”。李金银凝神专心引黄鳝出洞时,没察觉到儿子跌入远处浅滩。待他发现时,儿子已经溺亡。 
  噩耗传来,李金银的寡母心脏病突发离世。孙晓娟一病不起,两个月后才缓过来,可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夫妻俩离开伤心地,辗转来到安徽,靠疏通管道、维修电器活。半年后,李金银在肥东租下小门面,专门从事水暖维修生意。 
  李金银懂技术,出售的产品质量好,售后也有保障,生意稳步发展。2001年,他在合肥五金机电一条街上租下门面,与两家热水器厂达成协议,成为指定售后维修站。 
  孙晓娟也逐渐走出伤痛,帮丈夫管账。小日子越过越顺畅,可两人心中始终有个大疙瘩:没孩子,挣再多钱有什么用?几年过去,孙晓娟始终未怀孕,李金银除了自责,偶尔也会流露出对妻子的不满。由此,夫妻俩始终有隔阂,交流话题除了生意再无其他。 
  2006年春夏之交,外出请厂家业务代表吃饭的孙晓娟,认识了吴军。吴军曾在浙江一家银行工作,后专门跑小额贷款。他西装革履又健谈,让孙晓娟入迷。 
  此后半年,孙晓娟帮多位生意伙伴找吴军贷款,两人越走越近。吴军要给佣金返点,孙晓娟不要。他便时常送首饰、服装,并对她大加赞美。 
  与吴军的交往,让孙晓娟如一潭死水的世界卷起了风浪。反观李金银,整天粗布工装,沾满油污,张口闭口就是拆卸、保修,形同农民工,了无趣味。 
  2007年4月16日,孙晓娟生日,连她自己都忘了,吴军却发来祝福短信。当晚,吴军精心准备的蛋糕、红酒和玫瑰,让她无比感动。两人突破了底线。 
  私下来往半年后,吴军说:“我同学在杭州成立了融资公司,请我当业务经理,年后就过去。跟我走吧。”面对柔情蜜意,孙晓娟动了远走高飞的念头。 
  申告丈夫死亡,一家两散 
  念头扎根,孙晓娟再无法平静,经常和李金银吵架。每次吵架,她都恶语相向,指责丈夫害死儿子,还索性提出:“大不了离婚,反正也没牵挂。”李金银坚决不离婚。 
  闹过多次,孙晓娟没辙了,“不如我干脆说外面有人了。”吴军劝她:“这样离婚,生意肯定没你份,你们赚的钱你也拿不到。”孙晓娟恍然大悟,至今除去店面货物运转,账上约有39余万元存款。想到这些年的艰辛、丧子之痛,她无限委屈,根本无法接受离婚平分存款。 
  此时,报上一则新闻给了她启发:贵州一男人外出经商,一去七八年,音讯全无。妻子向法院申请“宣告死亡”后,带着家产再婚。 
  孙晓娟想,丈夫在老家没了亲人,两人背井离乡也快十年。虽与她的父母、哥哥孙正军有联系,可他们早年便到广州打工,多年未回。如此,可对老家人说李金银失踪。 
  2008年春节,孙晓娟向父母和哥哥坦白一切,寻求支持。本就心疼女儿、对李金银颇有怨言的孙家人答应配合。 
  3月初,孙晓娟以探望父母为由,偷偷回到南京大厂镇,提交了“宣告丈夫死亡”申请书。法院根据孙晓娟提供的昔日乡邻的证人证言、当地村委会“1998年离乡至今未归”的证明,根据《民法通则》第23条关于“公民下落不明满四年”“利害关系人提出宣告死亡申请”等要件,在《人民法院报》发出“寻找下落不明人李金银”的公告。 
  法院在全国性报纸刊登寻人公告一年后,若当事人仍下落不明,便会宣告死亡。孙晓娟生怕丈夫看到公告,整日严防死守,连包装货物的废旧报纸,都赶紧扔进垃圾桶。 
  其间,吴军每个月都会回来处理此前业务。幽会时,他描绘在杭州的生活景象,让孙晓娟憧憬。 
  2009年5月,拿到宣告李金银死亡的判决,孙晓娟就以亡夫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取出了39万元的存款。 
  5月13日,李金银外出修热水器,回来后不见妻子踪影,手机也关机。最后,他在柜台下装钱的盒子里,看到孙晓娟的信:我去寻找幸福了,今后各走各的路,若不是你麻木愚蠢没了孩子,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 
  李金银急忙跑回租住处,发现他卡里的钱全被取走了。他给妻兄打电话,孙正军谎称不知妹妹消息。接下来,他不顾颜面,给所有生意伙伴打电话,询问妻子下落。这才有熟人劝他:“你老婆在外早有人了,别找了。” 
  李金银赶往广州,面对岳父母不置可否的态度,终于相信妻子私奔了。他愤懑难当,又无可奈何。 
  私奔遭遇危难,旧爱援手 
  之后,李金银独自应付着生意,每天疲于奔命。为省钱,他将租住房退掉,在店内放了张折叠床。打拼多年,一夜间一无所有,无数个夜里,他辗转难眠,妻子离开的打击,不亚于当年丧子之痛。 
  2011年年初,店铺房东要求涨租金,并要预付一年房租,李金银拿不出钱,只能将存货低价转让给同行,自己则到城中村,租下小门面继续做生意。 
  8月,长期合作的两家热水器厂,要续签售后维修合同,公证时才发现李金银的身份证信息不存在。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李金银只能关门歇业。他到合肥市公安局户政部门查询后得知,自己的身份竟被注销了。他找到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对方建议他到户籍所在地法院,申请撤销宣告死亡判决。 
  11月,李金银回到家乡,找到法院,才得知一切是孙晓娟捣的鬼。法官审理他提供的证据后,询问他多年来与妻子的联系情况。李金银担心孙晓娟会因恶意欺瞒遭处罚,没说实情。 

  最终法院撤销了民事判决。一波三折后,李金银回到南京,应聘到一家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担任技术工人。

  与落魄的李金银相比,孙晓娟也并非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2009年年底,在舟山海边躲藏近半年的孙晓娟,来到杭州与吴军会合,才发现吴军早有妻女。本打算分手,但亲见吴军的“投资”手段:以高于银行贷款利率,放贷给中小企业、个体经营户,赚取巨额利润,她心动了。 
  之后,她将手中的钱全交予他打理。靠不菲的利息,过得非常潇洒。她还动员哥哥,将余钱拿来“投资”。 
  经过两年多经营,贪心的吴军,将挣的钱、从公众“吸储”的资金,交由更大的私募集团运营。然而,2013年年初,江苏、浙江多个私募带头人卷款逃跑,不仅他和孙晓娟的钱损失殆尽,连近百名客户的钱,也打了水漂。 
  为躲追债,吴军带着孙晓娟开车逃往福建。在浙江桐庐县附近高速路发生追尾侧翻,吴军当场死亡。孙晓娟被急救两天,才保住性命,但伤情严重:右小腿和八根胸肋骨折、创伤性湿肺、两侧胸腔积液并气胸、右侧额叶挫裂伤。 
  年逾七旬的父母,轮班照顾女儿一周后,相继累病。孙正军远在广州,无暇顾及妹妹,他索性告知李金银,让他看在多年夫妻情分上,救救孙晓娟。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李金银还是登上了前往浙江的列车。 
  再见各有苦涩在心头,缠满纱布的孙晓娟,已没了昔日的俏丽灵动。见到李金银,她的眼泪汹涌而出,一个字也难说出口。李金银憋了满腔怒气,此刻竟只剩心疼。孙家父母老泪纵横,跪求原谅。面对走投无路的一家人,李金银先将二老安顿到附近小旅馆休息。 
  孙晓娟因膀胱受损,每晚要小便七八次。李金银自然而然地将便器塞进她被窝,清理干净再为她盖好被子。两人不约而同想起儿子出生时,孙晓娟因难产做手术,李金银也是如此照顾她。回忆中,李金银唏嘘不已,孙晓娟的泪默默流了一夜。 
  次日清早,本打算给点钱就离开的李金银,做了决定:请长假,留下来照顾孙晓娟。 
  之后,李金银补交了住院费,买来生活用品,长住在病床边小躺椅上。因创伤性湿肺,医生要求病人多咳嗽,以防肺萎缩,但咳嗽会引起骨折的胸部剧痛。李金银想尽办法,买来小气球,和孙晓娟比谁吹得大吹得多,增强肺活量还能降低痛苦,赢得医护人员的夸奖和推广。孙晓娟腿部严重受伤,李金银就常替她做四肢屈伸和按摩。逢天气晴好,他会把她推到外面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他还每天变着花样,买来营养餐。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孙晓娟的状况逐渐稳定。李金银又把她带回南京继续康复治疗。李金银的事被他所在公司的领导得知后,公司特批给他一套临近南京伤残人康复中心的宿舍。 
  2014年4月,孙晓娟终于可以不再借助外力行走。清明节,两人相携去探望亡子。路上,李金银动情地说,只要孙晓娟愿意,自己愿照顾她一辈子。 
  李金银恢复身份后,昔日的法律关系依然有效,无需重新办理结婚手续。所以,这年10月,两人在孙家父母操办下,向亲朋好友宣布重组家庭。(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