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你愿意等我吗

时间:2016-12-26   栏目:心得体会   来源:网络

  我想以后的人生应该又是另一番样子,褪去繁华和浮躁,不去想什么生意,也不太计较得失,只是一幢房子,守着自己爱的女人,过恬静而平淡的日子。 
   
  恨会让一个人变好 
  周末去赴一个哥们儿的约,刚进酒店大厅就见一群高个子的美女,其中有一个女孩儿素得显眼,她的唇色有点发白,不戴美瞳,头发直直长长。猛地一看,有点像个女大学生。最闪亮的地方是她的指甲,细长白嫩的手,指尖花花绿绿的。 
  和我目光一相遇,她直接奔着我就过来了,向我做自我介绍说,她叫何思思,找我有点事。我并不认识她,何思思紧接着说,她想租我在市中心商业街的一个商铺,可她的钱不够提前缴半年的铺面租金,问我能不能宽限一下,先交一个月的,其余的随后一点点交。 
  可我现在有事,跟几个哥们儿约了一个局,何况商业街租房的事我已经交给小助理帮忙打理了。 
  我拒绝的话刚说出半句,何思思就急忙说,高哥,那我在这等你行不行,等你完事再考虑考虑租给我房的事儿。 
  什么时候结束真没一定,我说让她先回,就赴约去了。 
  等再见到何思思,她还在酒店大厅,头发挡住大半张脸,困得头一点一点的。我经过她时,她突然醒了,在我耳边碎碎念着租房的事。 
  我说,车上说,她就跟我上了车。 
  酒喝得有点上头,我把头靠在车后座的椅背上,含含糊糊地听何思思讲她的计划和梦想。 
  我让司机把车开到宾馆,再顺便开个房间。等司机拿着房卡回来时,我看了何思思一眼,说,上去谈?她就尾随在我身后跟着进了宾馆的房间。 
  这女孩是真单纯还是胆大? 
  我在商业街的商铺有十几套,基本都是地理位置最好的,的确是有个快到期的,我答应何思思先租给她,租金可以到期付。她乐得合不拢嘴,开心地笑了,笑得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女人脸上这种有点单纯的,轻易得到满足的笑容我见过,好多年前就见过。 
  那还是我穷得叮铛烂响的时候.一天突然有了三百块钱的意外之财,我第一个想要分享的人就是青梅竹马的女朋友钟秀,我带她吃大排档,逛游乐场,她就特别开心地笑了一路。可后来她在问清我这钱的来路以后,就摔了手里的冰淇淋不再理我了。 
  钟秀离开时说,她对我失望透顶,她觉得我就是一个烂人。 
  离异的父母早就放弃我、对我失望了,一直支持我的就是钟秀。可是当她开始瞧不起我并离开,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孤独,好像整个世界都不要我了。 
  那时的我,年轻有力气,可找工作却处处碰壁。我想,人生不该是某种特定的样子,应该还有别的活法。天无绝人之路,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商机,用身上仅剩的二百多块钱买了一辆二手的三轮车,然后给各个夜市的大排档送啤酒。辛苦是当然的,但钱赚得干净,积少成多。 
  慢慢的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买下市中心最繁华商业街的一整条门市房,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公司。钟秀应该是后悔极了吧。 
  无爱无恨无情人 
  何思思又找上门来,我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一来,她会让我不自觉地想起钟秀;二来,我不喜欢和同一个女人重复打交道。 
  我三十四岁,至今单身,不缺女人,却没有女朋友。我没有走进别人心里的欲望,同样,别人也走不进我的心。女人们浓妆艳抹,软语身香,除了名字不同,别的没什么不同,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何思思找我说是要道谢,我说不必,便把她打发了。 
  曾经,钟秀也寻过我,在我过得好些了以后。可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她不是看不起我么?我若接受了她投怀送抱的示好,岂不是成了挥之即去、招之即来的男人?那和哈巴狗又有什么区别? 
  我稳稳当当地把她送回家,还留给她一沓钱。她说,鬼子,你以为我找你是为了这点钱? 
  鬼子是我的外号,叫了许多年,只是越到后来,这么叫我的人越少。我从钟秀那天的穿戴看得出她过得并没有多好。我不管她是不是为了钱找我,但那一天,仍然年轻气盛的我确确实实用钱换来了羞辱她的快感,那是一种短暂的、空前的满足。在我穷得走投无路时狠了心离开我的女人,还能让我怎样相待? 
  就像何思思,要是没遇到难处,她能找上我?我要没钱没势没能耐,她能找上我? 
  何思思把我当励志偶像,口口声声说“高哥是个好人”。 
  我能有多好?简单的女孩子能有多大的见识? 
  说到见识,正巧我可以带她见识见识。钱给人带来的好处就是可以极致地享受生活,挥霍也是有快感的。 
  我在郊外有个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平时铁门紧闭不待客,只有周末才热闹非常。小别墅有个地下室,是一个有模有样的小赌场,一些要好的兄弟时不时来光顾一下。 
  那天,我把何思思带进了烟气缭绕的小赌场,有几个兄弟还带了点“好货”要享受享受,我就另开了个房间给他们。 
  夜半的时候,别墅里进来了好多穿制服的人,警察把里面的人全抓走了,包括我和我带进来的何思思。那个时候我产生了幻觉,是何思思举报的,我就追杀她,可也有人追杀我,我就拼了命地逃跑,但没跑掉。 
  等清醒的时候我已经被关起来了,涉嫌聚众赌博和容留他人吸毒。 
  何思思是最早被放走的一个,她走时我已经被转移关进了一个农场接受劳动改造。 
  日子是清苦的,我却感到有些许的轻松,劳动改造的那段日子,我想起了很多从前。 
  我心中妻子的位置,除了钟秀,好像真没有别的人适合。 

  后来,大概是在钟秀唯一找我的那次三四年之后,听说她得了乳腺癌,我吃惊不小。等见她时,已是一座墓碑。墓碑上她的照片,还是我们上学时候的样子,钟秀就安静地躺在下面。她对我的爱恨也好,还是失望期望和恨铁不成钢也好,最终都归了尘土。

  钟秀的离去让我一夜之间想明白了许多,可能也是人到中年没那么叛逆了。我才意识到,始终是我辜负了一个女人,却没有机会再去补偿。 
  爱会让一个人变坏 
  其实,何思思也不算坏,简单,执着,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最可贵的是那份单纯。和她在一起,有时会让人忘记那些世俗浮华的东西,也让人变得简单。我想,如果出去了,如果何思思愿意,试着交往交往也不错。 
  走出看守所大门的那一天,蓝天白云,空气清新,我的兄弟们都来了,围在我的身边嘘寒问暖,说是要给我接风洗尘。一群大老爷们儿中间,我看到了何思思,她还是那么素,一副女大学生的模样。我深呼了口气,朝何思思走了过去,一把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拥进怀里,而兄弟们跟在身后。那感觉,好像重新又活了一次。 
  我想以后的人生应该又是另一番样子,褪去繁华和浮躁,不去想什么生意,也不再计较得失,只是一幢房子,守着自己爱的女人,过恬静而平淡的日子。也许还会生两个孩子,再把爱给予我的孩子,日日看他们在我膝边玩耍哭闹。 
  可梦想才开了个头,好日子一天都没过到,我又被警察带走了,是关于很多年前的一个案子。 
  十七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我遇见两个人,他们问我想不想弄点钱花花,我说想。于是,我们三个人就锁定目标抢了一个人,当时抢了两千块,去步行街挥霍一阵后,每个人分了300块到手。 
  这300块就是我发家的老本。也是因为这300块的来历,钟秀说我走上歧途,离开了我。
  再后来案发,那两个人因为和我并不是很熟,他们只知道我“鬼子”的外号,却不知道我姓甚名谁,我才侥幸逃过了一劫。而这一次我出看守所时,朋友们唤我“鬼子”被警察们听到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多年前的案子被翻了出来,这债,注定是要一笔一笔地还。 
  我在狱中的时候何思思来看我,她跟我说外面的消息。公司半死不活快解散了,兄弟也都另谋出路走得差不多了,她说,她在商业街美甲的生意还不错,而且按约定房租也到了该交的时候。她递给我一张卡,说把房租钱都存在了卡里。 
  何思思是个好姑娘,家境一般,想要靠着一技之长在大城市立足,那志气和我当年风风火火骑个三轮车拉啤酒时还挺像。 
  我问,思思,你愿不愿意等我? 
  她说,高哥,我愿意。 
  别叫哥了,显得生分,我说,叫我大勇。高大勇才是父母给我起的名,不常用。 
  何思思点了点头,她说,她早就见过我,在我给大排档送啤酒的时候,她正在那附近上中学,常见。 
  我也点头,我说,我信。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