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糟糠之妻de美丽生活

时间:2017-03-07   栏目:心得体会   来源:网络

  “我现在不是你的糟糠之妻了,我有自己的事业,经济独立。如果你真的喜欢这样,我可以成全你。” 
  一 
  结婚的第六年。 
  沈伟伦的事业蒸蒸日上,算得上一个多金成熟的男人了。开着四个圈圈的车,出入的不是西餐厅,就是某个高级会所,吃最可口的菜,品最上等的酒。 
  莫小西则用六年的时间,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娴熟的主妇,家务样样得心应手。她知道怎么搭配才算健康饮食,她知道70°的蜂蜜水最解酒,每天变着法子给孩子煲汤。 
  那天,天气大好,莫小西想到最近胃疼的沈伟伦,就在中午的时候,提着自己熬的小米粥,还有亲手腌制的小菜,打车给送到公司。 
  在办公室等沈伟伦的客户见状,只说改天再约,今天好好享受家的温暖吧。 
  那一个项目,沈伟伦跟了半年,好不容易最近有了进展,全坏在了莫小西手里的一碗粥上了,他不由得就发了火。 
  “小西,你的才华也只有在家那一百平方的房子里,除此之外你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做什么都是错!” 
  莫小西站在办公室,手里提着保暖饭盒,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杵在那里。 
  六年前,莫小西肚子里怀着孩子,向公司递交了辞呈。沈伟伦搂着她在客厅打转,说要给她和孩子最大的房子,最好的车,每年去一个地方旅行,过最有滋有味的生活。 
  房子有了三套,但是莫小西只住一套,再多有什么意义?最好的车,莫小西的“晕车症”,却让她没有办法驾驭任何一辆车。关于旅行,有两年还是三年没有出去了?久到莫小西都不记得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突然在沈伟伦的眼里,只是一个管家而已。 
  那晚,沈伟伦没回家,手机无法接通。 
  莫小西给儿子讲完故事,难以入眠。钟表指针指向凌晨一点。这么多年,莫小西始终没有学会,自己先睡吧,不要等他。 
  听见楼下有动静的时候,莫小西起身去了窗边。这么多年,她习惯这样了。 
  楼下的两个人在路灯下拉扯着。 
  “我没有喝多,我要去唱歌。” 
  这声音莫小西很熟悉,而那个细细的高跟鞋声音,却让莫小西开始发抖。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女的钻进了车子,走了。 
  过道里,响起了一高一低的脚步声。 
  莫小西问“又喝多了?” 
  沈伟伦进门直奔沙发,敷衍了一句“没办法,你要客户钱,客户就要你的命。” 
  这些年来,这样的话,沈伟伦说过很多遍。每一次,莫小西的心都是疼的,除了这一次,她递给他一杯白开水。 
  二 
  第二天,莫小西早早起了床,梳洗打扮,伺候儿子吃完早餐。 
  沙发上窝着沈伟伦,他一直在沉睡,厚重的呼吸声,客厅里充斥着酒味。 
  送完孩子去幼儿园,莫小西直接去了大市场。昨晚一夜无眠,她下定了决心:从今以后,她要开始自己的美丽生活。 
  以前供职的公司是做服装生意的,所以她识货,打听了几家,大致摸了一下价格。一上午淘了很多衣服,版型很好。 
  下午两点回到家,沈伟伦已经去上班了。卫生间有他换下来的脏衣服。莫小西把衣服扔进了篮子里,打了电话给闺密。 
  她要开一家淘宝店,这是最近一直以来的想法。她要向沈伟伦证明,自己的才华,不仅仅是在一百平方米的琐碎上。 
  闺密身材很好,当模特没问题。 
  看着背着单反相机的莫小西,闺密吃惊地说:“小西,这感觉跟平时在家穿着家居服的你,的确不一样,很有范儿。” 
  其实,她学单反,当初也只是考虑给孩子拍照。就在今天之前,她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着老公和儿子转。 
  有几款衣服,莫小西和闺密一致认为,在秋天落日下拍更有感觉。于是,莫小西委托小区一个妈妈,帮她顺带接下儿子,而后开车送到沈伟伦的公司。 
  “小西,想通了?不做全职奶妈了?”闺密揶揄道。 
  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切都来得及。 
  拍完收工的时候,沈伟伦打来电话。 
  “莫小西,你忙什么呢?为什么把孩子送到公司?我这边很忙,晚上还有个应酬。” 
  莫小西叹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 
  “现在时间是六点,已经下班了,我在忙,而且儿子是我们两个人的。” 
  沈伟伦很气愤地说:“你的职责就是带好孩子。” 
  “这是你给我规定的职责么?那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不接受!”说完这些,莫小西便挂了电话,关了手机。 
  这边的闺密,瞠目结舌地看着莫小西,又摸摸她的额头,确定她没有发烧。 
  回到家,莫小西给自己泡了碗面,对着电脑开始修图片,然后给她的淘宝店上传宝贝。 
  大约八点,沈伟伦带着儿子回来了。 
  刚一进门,儿子就扑到她的怀里。 
  亲了亲儿子,她说:“乖儿子,快去让老爸给你洗洗,睡觉去哈。” 
  这边屁股刚碰到沙发的沈伟伦,听见这么一句话,如针扎般弹起来。 
  “你对着电脑干吗呢?衣服不洗,孩子不管不问。” 
  莫小西的头并没有从电脑前面扭过来,她继续手里的活儿。上传完宝贝,她要给自己的店,做一个开业大酬宾的策划,她的计划是,如果三个月,她的店铺可以升到一个冠,她准备把自己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开一个实体店。 
  “昨天的确是你的错,你为什么拿你的错误惩罚我?”沈伟伦继续辩白着。 
  六年来,莫小西习惯了妥协。她每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他转。家里这个大男人是她的天,小男人是她的命。 
  但是,她怎么就没有想过,其实自己头上顶着的才是天。大男人会变心,小男人也会长大,有属于他的生活,而自己呢? 
  三 
  莫小西的淘宝店开业了,店铺风格很淡雅。她开设了一个心情专栏,来小店的顾客,可以将自己的心情写上去。
  莫小西淘了一件老式的缝纫机,她买了很多布料,用来做手帕,上面歪歪扭扭的字,是她店铺的Logo,免费赠送给客户。她还走街串巷淘一些小玩意,书和碟片,送给店里的客户。她相信用心去对待顾客,即使是大家见不着面,也可以把生意做得有感情。 
  沈伟伦有多久没有回来吃饭?晚上几点回来?她已经无心再顾及这些。 
  走街串巷,除了淘货以外,她开始留意是否有合适开店的门面。 
  得知她要租门面的时候,沈伟伦要回了他的工资卡,冻结了她的信用卡。 
  “做好你分内的事,别去妄想天开。人说糟糠之妻不可抛,你放心吧,我会管你一辈子的。” 
  以前,莫小西听了这些会感动,但想到那次送粥事件,还有那晚楼下的一幕,她不再相信有什么一辈子。所谓的一辈子,也许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忍受。 
  她不要做什么糟糠之妻,她只想有自己的美丽生活。 
  她看中了一家门面,自己压箱底的钱加上借来的,七拼八凑总算是租了下来。 
  实体店可不比淘宝店,有没有生意,都要背着房租。于是,她把一家店拆成两个风格,一种是棉麻系列的民族风,一种便是日韩系列。五年前她供职的公司,旗下的工厂都是搞外贸出口的。她找到了老板,死缠烂磨好歹算是说服了他,让他每次有尾货的时候,都处理给她。 
  她把儿子交给妈妈,自己一门心思扑在了店铺上。 
  不久,有关于沈伟伦的流言,传到莫小西的耳朵里。无非是几个晚上,喝醉的沈伟伦,由一个年轻女子护送回来。 
  其实,莫小西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呢?沈伟伦从来不知道,莫小西给他买了新衬衣,并不是因为他的衬衣旧了,而是因为沈伟伦很多衬衣上,都有一抹艳丽的红。莫小西闲着的时候,便找来一块布,缝补上去,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补丁,像是在提醒莫小西什么。 
  现在的莫小西,不再穿家居服,脸上化着淡妆,短款机车服,哈伦裤,七分高的靴。她开始喝中药,调理自己的“晕车症”,不是为了拖一个醉酒的男人回家,而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生活得更好。 
  沈伟伦公司周年庆,她以领导夫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光鲜照人。脸上温和的笑容,让旁边的沈伟伦都为之一惊,什么时候,莫小西这么漂亮了? 
  这时候,有一个女子,化着艳丽的妆容,九分高的高跟鞋,拿着红酒杯,就那么不小心洒在了莫小西的衣服上。沈伟伦脸上的紧张,女子假装的担心,莫小西大度微笑,只说“没事儿,你是伟伦的‘客户’吧,有笔生意不知道是否有兴趣谈?” 
  “什么生意?”女子好奇地问。 
  “难道你不想把有偿的借用,变成无偿的拥有吗?” 
  还是久经商场的沈伟伦反应比较快,他立马反对说“我不同意。”那神情像极了一个即将要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莫小西的心有一丝难受,女人就该强大起来,因为不仅男人会欺负你,女人也会。 
  四 
  莫小西真想跟她谈一笔生意。 
  沈伟伦问莫小西到底是什么意思,莫小西翻箱倒柜找出那些衬衣,一共九件,每一件衬衣上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补丁,那么触目惊心。 
  “这是谁的衣服?” 
  “你的。拆开吧。” 
  沈伟伦拿着衣服不肯,莫小西一个一个拆开,眼泪跟着掉了下来。那些红色,已经有些黯淡,但是印记终究是在。 
  “我现在不是你的糟糠之妻了,我有自己的事业,经济独立。如果你真的喜欢这样,我可以成全你。”莫小西努力平静地说完这些话。 
  “小西,我错了,我只要你和儿子。”沈伟伦的声音变了,人也开始抽泣起来。 
  “要想不被转让也很简单,那你就当我的‘糟糠之夫’,最近我要忙注册品牌的事,你就负责家务还有我的一日三餐吧。” 
  沈伟伦忙不迭地点头,他一直认为,挣很多的钱,给莫小西和儿子安定的生活,就是对他们最大的爱,却从没想过,成功的他,背后的莫小西到底牺牲了多少。 
  一边招呼着店里的客人,一边享受着顾客的夸奖,衣服的品味,店铺的风格,糟糠之妻的美丽生活已经拉开帷幕,但愿那个糟糠之夫,能够做得比较称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