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没有人知道,她有一把欢喜的伞

时间:2017-04-12   栏目:时尚资讯   来源:网络

  朋友L是单身女,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对一个做远洋船长的男同学怦然心动,可是船长已经为人夫为人父。她喜欢船长,船长也喜欢她,可是谁也没有现实地谈婚论嫁,应该说,谁也没有不切实际地提未来,他们只是默契地约定:一年见一次。 
  这一天,他们干了什么,我们不用知道。浪漫的人会给这一天赋予浪漫而洁净的想象,而庸俗的人注定会给这一天设计庸俗的场景和台词,但是,无论怎样,这一天是L生命中的节日。 
  安妮海瑟薇主演的电影《一天》讲了这样一个故事:Emma与Dexter是大学同学,两个人相互吸引却因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毕业后的20年里,他们每年都在7月15日见面。一年有365天,他们把364天留给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只有7月15日留给彼此,聊天,喝咖啡,或者只是沉默以对。其他日子雾气氤氲,只有这一天晴朗澄澈。一年一天的相聚持续了二十年,直到Emma发生车祸离开人世。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相忘于江湖或许更容易,而相望于江湖,永远像两条平行线,各自延伸,偶尔相望,其实更考验人性。 
  据说比尔·盖茨在结婚前,跟妻子梅琳达有个协议:每年他要跟前任情人安度假一周。按照他的说法,他们只是坐在一起谈谈物理学和计算机,是纯粹的柏拉图式感情。安大比尔·盖茨9岁,曾与他同居过几年,分手后他们仍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连比尔·盖茨要娶梅琳达都还征求过她的意见。“比尔能从安身上得到精神上的东西”,他的传记作者詹姆斯·华莱士说。 
  很多人为梅琳达抱不平,可是梅琳达接受了这个协议。茫茫大地,不可能只生长参天大树而不长花花草草,如果说事业和家庭是人生的参天大树,那些花花草草就是他情感世界里隐秘而美好的芬芳。 
  我在20多岁的时候,特别喜欢 “要么一百,要么是零”的情感,觉得感情就要够纯粹,够决绝,不能容许一点点沙子。后来,我总算明白,没有一个人会百分百属于你,也没有一个人365天每分每秒属于你,既然你承认他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如果这个空间是私密的,自愿的,美好的,不伤害他人的,那就成全他。 
  严歌苓的《小姨多鹤》写了这样一个故事:多鹤是张俭的父母花7个大洋买来给张家生孩子的日本女人,她隐忍地以小姨的身份,在张家隐秘地生活下来,逐渐与张俭相恋。当张俭被抓进监狱,多鹤去看他,跟张俭做了此生唯一的约定:“每天晚上九点,你想着我,我想着你,我们就会见面了。”在那个特殊而敏感的年代,生活的艰辛,旁人的眼光,尴尬的身份,这些都是多鹤天天要面对的滂沱大雨,可是每晚九点之约,就像一把彩虹伞,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我时常被雨淋透,但还未遇到一把欢喜的伞。”其实,那些特别的时刻,那些特殊的人,就是我们无常生命中那把欢喜的伞,护送我们勇敢而从容地启程或者回家。 
  那些让你心里突然柔软、突然明亮,突然欣喜或忧伤,突然勇敢的时刻,都是人生的闪光碎片,如苍穹中的繁星点点,如烟波上的水光粼粼,让你成为更美好、更真诚、更强大的自己。 
  人生漫长,世事无常,我们期待有一把伞,庇护我们前行。 
  只是,你是否也能够成为某个人的伞?美好而欢喜,被珍爱,被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