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如果我不能经常见到你还好有这只咖啡杯

时间:2017-05-04   栏目:品牌导购   来源:网络

  新年第一约,是跟一个刚结束在美国半年漫游回到本城的作家姐姐。
  我和她喝茶,向她倾诉烦恼。
  她听完我絮叨,冷冷扫我一眼,说:“你知道吗,我52岁了。”
  “52岁了,更年期都快过完了。”她说。
  “有时候,觉得生命好没有意义。”她说。
  “你明白这背后的意思吗?”她像一个高中教师拷问学生一样,严厉地看着我。
  “不就是不想活了吗。”我撇嘴。
  “可是,不能啊。”她笑。
  她说,在美国的时候空闲无事,看完《琅琊榜》和《伪装者》,居然开始看从前压根没想过要看的《步步惊心》,还被结局感动得一塌糊涂:马尔泰若曦穿越回到现代,在博物馆看见了一幅画,画中清装少女头上的兰花钗让她确定“我真的存在过”,然后她看见四阿哥向她走来,问她:“我们认识吗?”——不认识。他困惑地看着她的眼泪,转身离去。
  “所以,就算有来生又怎样呢?”
  她说,她曾经对她的母亲说:“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们还是母女,不过,我是母亲,你是女儿。”母亲这辈子过得太不容易,如果有可能,她想好好疼她。
  但是,除了那些赚人眼泪的传奇,等闲生命体,并没有什么来生。
  她说,“就像我俩,再是情深意重的朋友,下一世或许劈面相逢亦不识。”
  我捂住脸。
  之前和她通电话,我说,还真不习惯不能经常见到你。她大笑:“你就直说想我了会死吗?”
  天地良心,想念归想念,我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不习惯不能经常见到你。
  人世间有太多的可能。
  如果你离开了,我就不能经常见到你。
  如果到下一世,我就不能经常见到你。
  如果我有下一世你没有,我就不能经常见到你。
  如果下一世你是一株北方的花楸我是一株南方的棕榈,我就不能经常见到你。
  犹记得电视剧《潜伏》的结尾,余则成到台湾继续潜伏,翠平抱着孩子在无望中守望。那结局太伤心伤肝,但所有人都说它好,因为那才是人生。
  《加勒比海盗3》的结尾也曾经让我神伤许久:特纳成为幽冥飞船的船长,每隔十年才能从海洋的反面来一次陆地,与伊丽莎白会面。影片的最后有一个很多观众没来得及看就匆匆退场的彩蛋:十年后,伊丽莎白带着他们的孩子来到海边,日落降临,一道绿光闪过,特纳和他的幽冥飞船出现在海平面……让人揪心的是,那样的会面十年才有一次,而且,匆匆一晤后,彼此又被分隔在世界的两边。
  还有多年前看过的《侦探物语》。结尾处,松田优作和药师丸博子各自搭上商场的自动扶梯,一边上行,一边下行,就这样交错而去。再见。
  总要再见。
  太多的人和事,都是一期一会。
  太多的关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夫妻、情人、朋友、同学、同事、邻居,都是有今生没来世。
  单说一句“珍惜”未免轻薄。
  而眼前,我的这位姐姐,她用她手术后缝合起来,却因为写作而导致伤口再度撕裂的手臂,万里迢迢,经过从洛杉矶起飞,在台北转机等待10小时,再在深夜里从香港过关回到此地……这么远的路程,带回一只咖啡杯给我——她的箱子里,除了随身衣物,就是这只咖啡杯。
  我说不出更多的话。
  谢谢你。很多年后,如果我不能经常见到你,感谢手边还有你送我的美丽的咖啡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