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在日出日落时

时间:2017-05-04   栏目:经验心得   来源:网络

  1 
  差不多是一年里最冷的那天,天空灰冷压抑,姜银的电话打回来,声音低低的,说过年不能回家了。顾佳音叹气,虽是意料之中,到底又一次落了空。无奈地嘱他吃饱穿暖,烟可以抽,但不要抽太多。姜银听出妻子不欢喜,越发歉疚,真是对不起啊,佳音,两边老人都得辛苦你了。顾佳音自嘲道,幸好没孩子。说完觉得这话有些刺人,毕竟身在异国他乡,姜银的日子更难受。遂打起精神宽慰丈夫,放心吧,大家都好,就是牵挂你,家里这几天格外冷,不知你那边怎么样? 
  姜银说这里的冬天向来比家里冷,好在冷着冷着也就习惯了。 
  说罢他嘿嘿一笑,努力掩饰着嗓子里涌起来的一阵哽咽。他站在窗口,窗外是乏味的厂区,四周都是低矮整齐无甚特色的房子,乍一看去,和中国南方城市郊区许多企业厂房相差无几。这是姜银到捷克工作的第六年,他所理解的咫尺天涯,就是有时恍惚以为走出厂区大门便能招到计程车回家,但是屡次只见异国秀丽却不亲切的青山绿水。 
  姜银每次露出脆弱,顾佳音的心就揪紧了,当初姜银去捷克工作是全家人商议后定的,他只身在外所承受之孤独恐怕远胜家中任何人,他是为了家庭的幸福在奋斗。这些顾佳音都知道,可不知为什么,她说不出一句安慰话,紧咬着嘴唇,无意识地搅动锅里的面,也觉得委屈。 
  结婚十年,分开的时间就有六年,这六年里,她一个人换电灯,修马桶,拼装柜子……下雨天她开车打滑撞上了路边护栏,一个人在雨中心惊肉跳地等交警。试过发烧时昏昏沉沉躺了一天滴水未进,也有心血来潮时买一堆菜回去给自己做点好吃的,菜做好了,心情却凉了。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但就是这些芝麻绿豆一点点将顾佳音从里到外改换了,她明白过来,所谓坚强,不过是事情到了手上,不得不一一扛起。 
  这会儿她岔开话题,轻轻地说,我要吃面了。姜银说,又吃面啊? 
  过去从来姜银负责煮面,他说妻子煮的面不好吃,其实一半原因是疼她。他们恋爱时佳音很多家务不太会,婚后他也不鼓励她学。倒是姜银在国外的几年,佳音越来越能干,每年回家休假那二十来天,她变着花样做东西给他吃,甚至还学会了烤蛋糕饼干。 
  虽明白无大意义,到底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姜银让佳音去买两件新衣,不要省,又承诺春节后一定回来。佳音则说周末天晴时会带老人去公园拍照传给他,让他家里诸事放心。 
  姜银不能回来,佳音固然失望,但失望中又有一丝轻微松弛。她不用着急拆窗帘下来洗,也无所谓如何按节日气氛去布置房间,一个人怎样都可以,这自由是冬日的冷空气,凛冽稀薄,却不全是恼人的。一个人的好处在于,至少想出去喝杯咖啡,就能出去喝杯咖啡。 
  可以和佳音同享这随时随地喝咖啡悠闲的人还有一个,她的好朋友陈达。陈达在微信里听说姜银过年不回来了,接连发了几个夸张的欢欣表情,说没有第三者,终于可以和顾佳音二人世界。 
  2 
  不怪陈达总是揶揄姜银后来者居上,这对闺蜜从念书到现在,十数年过去,虽然不乏吵闹,感情却比亲姊妹没差,当初佳音出嫁时,陈达哭得比亲妈还惨,就像把自己的珍宝割让给人似的。这些方面佳音要钝感许多,陈达说有一天我结婚时你就懂了。可陈达恋爱谈了好多场,一直没有结婚,用她自己的话说,结了婚就不能享受纯然的恋爱,她还没有爱够。 
  晚上陈达来,佳音应声迟了,只听得她在外面跺脚和嚷嚷,拉开门,陈达带着一袋刚烤好的串儿和啤酒,裹挟着寒风扑进屋子,直说下雪了下雪了,佳音你看下雪了。两人跑到落地窗前,雀跃了一阵,拿手机拍一阵,复又坐下打开一档选秀节目边聊边吃。 
  陈达说,反正姜银不回来了,年会你还是来参加吧,大家都想你来呢。 
  鬼扯,我一个编外人士哪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佳音笑。她们俩本来在同一间旅游网站工作,姜银外派之后,婆婆一度生病,需要做个手术,公公年迈照顾不过来,佳音想来想去干脆辞了职,搬到婆家服侍了两个多月。后来她重新闲暇,公司有什么活能做的,她就在家里接点,闲散自在,从此离开了朝九晚五的职业生活。 
  我骗你干什么,昨天开会洪帆还赞你的文案精彩呢。年终奖也是到时候发,你要答应去了,估计怎么都有你一份儿。陈达说着,用牙齿撕下一片牛肉,但凡有好事,她没有不想到佳音的。 
  谁?佳音问,她怀疑自己没听清。 
  洪帆啊,我没告诉你吗?就是咱们念书时特崇拜的那个发烧级驴友洪帆,现在居然成了公司副总,是我领导了!要我说,这才是真正的鬼扯,哈哈。陈达说。 
  佳音眼睛瞪得大大的,怔忡中不能回神,意识犹如大雾磅礴,一个身影从雾中缓慢显现,高帮徒步鞋,口袋工装裤,T恤衣袖高高挽起,压得低低的鸭舌帽下面棱角分明的下巴,嘴巴一咧露出了兽类才有的残酷又迷人的微笑。发烧级驴友洪帆,只身穿越无人区的洪帆,潇洒的洪帆,佳音怎会不记得。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秘密,连最亲密的友人也不知道,它被整理成很好的形状,放进玻璃樽,然后密封掩埋。顾佳音的秘密就是这个叫洪帆的人。 
  大学毕业的那个假期,顾佳音推却了陈达的邀约,以家中有事为借口,循着洪帆在校园BBS上的记录,坐火车穿越两千公里,一路追寻到敦煌附近的青年旅社,洪帆在记录中透露自己迷上看壁画,打算在那里住一阵子。于是顾佳音去柜台前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洪帆还在这里吗?前台女孩饶有兴趣地瞟她一眼,说他去石窟了,晚点会回来。后来顾佳音才知道,她不是第一个去找洪帆的人,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洪帆赞她?他知道这个顾佳音就是当年的顾佳音吗?或者,他根本不记得她的名字,毕竟他潇洒不羁的生活中必定出现过太多唐突幼稚的追随者。 
  确定这个洪帆的确是自己当年懵懂青涩时迷过的男人后,顾佳音矛盾了。她可以去吗,他会不会一眼把自己认出来?如果没有,她会不会失望;如果他认出来了,她又将报以何种表情? 
  3 

  这一晚顾佳音有些失眠,记起莽撞的年岁,曾经炽热地想在一个男人生命中留下痕迹,这心愿如此卑微和赤诚,当然毫无悬念地遭遇了挫败,就像绝大多数人的第一份情感。洪帆慷慨爽朗,当时住在旅社的年轻人,有几个不喜欢在火盆边人手一瓶啤酒地听他海吹神聊呢,洪帆的风流韵事也多,常见他和旅店老板娘调笑,又有传闻他和那个唱民谣的女孩才是一对。顾佳音趁着酒意向他表白,不知洪帆是真把她当小女孩还是别的原因,他只是送她回房,严厉地叫她不准再闹。

  他们在网上联系过,洪帆神出鬼没,每当顾佳音快把他忘了,他就钻出来,说几句关心话,其实没什么,连暧昧都谈不上,但他越是漫不经心,顾佳音越是意难平。她怀着这样的心结胡乱谈着恋爱,伤害过人,也受过伤害,感情之路不算顺利。 
  直到遇上姜银。顾佳音跟姜银是在电影院认识的,那天电影放到一半,她需要接电话,顾自摸黑出去,没留神在台阶上绊了一跤。她当即站不起来,猜想怕是摔坏了,又不好意思大声嚷嚷,只得可怜巴巴地在那里徒劳蠕动。那是部上座率满满当当的大片儿,有同事与她结伴,但最后是素不相识的姜银过来扶她,最后一路将她送到医院急诊。 
  姜银是体贴的男友,敦厚的丈夫,他让顾佳音明白了,自己的心就算是个有裂缝的瓶子,只要源源不断有水流灌注,依然可能充满爱的能力。她知道,不会有谁比姜银更合适她,更由衷宽宥她在生活中大小的任性。孩子是她不想生的,一方面是没想好,另一方面,生了孩子,她就必须成长成一个母亲。姜银外派工作是后话,她终于逃不过成长,这是分离促成的,想到这里,难免怅然。 
  不知几时,顾佳音迷糊睡过去,很快被微信提示声叫醒。是一张星空的照片,姜银说起床了吗,我刚加完班,在回宿舍路上,欧洲很冷,却还是有星星,我很想你。佳音将这话看了几遍,闻得楼下喧嚣,有早起的孩子在外面兴奋地叫嚷,原来雪下了一夜。她靠近窗前,世界都白了,也拍了张照片给姜银发去,姜银立即回了拥抱的表情说,对不起,真想守在你身边。佳音摁灭屏幕,双臂环住自己,遥遥万里之隔,她已经不太想得起被丈夫抱住的感觉。 
  人无时无刻不在改变,我们提及一个人,脑海中浮现出他的样子,扪心自问,是否分得清,这是真实的他还是用记忆和想象拼凑的他。 
  一个人也没关系吧,她想,会很忙碌,要给两家老人和亲戚送年货,大概还会在她的小家里煮两顿像样的年夜饭,一顿请家人,一顿请朋友。 
  4 
  直到腊月二十七那天,顾佳音都没有想好到底去不去参加公司年会。陈达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她不是在陪婆婆逛超市,就是在娘家陪爸妈兄嫂打麻将,瑜伽课照旧每周两节,全职主妇的家庭生活似乎一样丰富多彩。只是免不了要面对过分温情的安慰,尤其她爸妈,生怕她计较,隔不久就要说一句,可不许怪姜银啊,他在外不容易,你要多关心他。 
  那会儿,佳音正在厨房往鱼身上浇热油。这活计她不熟练,弄得手忙脚乱,有两滴溅在手背上,又不敢不忍着疼做完。她妈一再唠叨,她忍不住回了句,他是不容易,可我也不清闲呀,真是!她妈听这话颇有怨气,暗想是不是这些天把她累着了,当即开口让正在外面帮儿子挂灯笼的媳妇进来帮忙。结果那边一松手高脚凳就歪了,顾佳音她哥差点摔下来,着急中呵斥了她嫂子几句,她嫂子不示弱地回应着。 
  不知为何佳音一阵烦躁,她把鱼装好盘后,说突然想起来和陈达有约呢,先走了先走了。也顾不上众人,匆匆出了门。 
  推开KTV包厢的门,佳音迎面碰上正准备出来接她的陈达。陈达显然喝了不少,脸颊飞红,笑颜如花,再看室内男女,无不衣香鬓影,陈达拉着她直往里走,说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洪帆洪大人,真人哟,我们念书时的偶像,你记得吗? 
  怎么样,实物如图吗?洪帆笑着,主动伸出手来。 
  一角灯光下,他有些发福,竖着的夹克领里脖子显得短,他的面孔像中年男人司空见惯的那样轻微浮肿,但依然努力维持着潇洒。顾佳音知道他认出她,因为这句话当初他说过。听在不知情的陈达耳朵里,只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小幽默。陈达哈哈笑,恭维他有创意。洪帆也笑着,然后与其他人招呼。 
  顾佳音没坐几分钟就走了,走的时候谁都没惊动,楼下泊着好多空车,她钻进一辆,让窗开着,风拂面吹来。 
  5 
  在返家的路上,顾佳音忍不住几次暗笑,笑自己之前怎会冒出那些遐思。洪帆老了,老不是难堪的事,不过见这一面,让她更确定了,自己并非难忘他,只是难忘年轻时激越的情怀罢了。 
  会追忆,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正在老去呀。 
  这样想着,她下车进小区,摁开电梯,往反光墙面打量自己。姜银定会说,你一点都不老啊,你是我的小姑娘。这话仿佛真在耳边,她耳朵一热,心脏竟不着节拍乱跳了几下。掏出手机,她给姜银发了条信息:我想你了。 
  没想到,信息很快回过来。姜银说,你想我的时候我就在。 
  顾佳音只顾低头看信息,嘴里还吃吃笑着,他一贯就是这么糖衣炮弹。竟不觉钥匙还没转动,门已经打开,食物香味倾泻而出,一个男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先是吃惊,定睛一看,不是丈夫又是谁? 
  反应过来,顾佳音气得扑上去一连串尖叫,你不是说不回来吗?骗子!大骗子!外加拳打脚踢。但这究竟是无用的,她被丈夫紧紧拥在怀中,只好趁势将笑与泪,一并蹭到他胸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