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天地网

本站当前收录154299个官网商城 | 联系我们 | 申请收录 | 收藏本站

当光环消失,我看见了光

时间:2017-06-22   栏目:生活感悟   来源:网络

  我已经懂得,在这个世间,如何安放自己 
  那是十月,秋阳灿烂,一堆同学都挤在讲台旁边睁大眼睛看月考成绩年级排名表。我习惯性地从上面找起,许久也没看到自己的名字。我以为自己看漏了,便挤到靠墙处,用手指点着往下看,越看,心越沉,在我腿软得快要站不住时,在 150几名处找到我的名字。 
  这时我上高中一个月,初中时我成绩很拨尖,才考进这所重点高中。 
  冷汗顺着额头的发丝往下流,我再抱着侥幸一路看下去,700名同年级校友,没有谁与我同名同姓。 
  直到老师给我们讲解了试卷,我才终于承认,我的分数确实没被判错。 
  给自己进行各种心理建设,要更努力学习。但随着之后几次月考的成绩公布出来,我被迫正视自己,发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聪明其实很有限。 
  同桌的排名全年级垫底,依然笑嘻嘻的,每天从家里带吃的来给住校的我。吃着她带的东西,看着她的笑,我心情好很多。她后来成了我的挚友。 
  放假回家时路过何阿姨家,被她看见,叫进屋里。 
  一年前,何阿姨去我家找我父亲有事,父亲不在家,我陪她聊了一阵子。没两天听到父亲对母亲说,何阿姨大赞了我,说我长得好,会讲话,接人待物极有分寸,还提起她家已经上大学的儿子,说希望我可以成为她的儿媳。 
  虽然我一直知道父母很为我骄傲:学习成绩好,还会拉一手好二胡,能写一手好文章,很爱护弟妹。但从来没有外人将我的优点一一列举出来,有些优点还是我不知道的。那一年,我走路都是飘的。我借故跑去何阿姨家,与她儿子会了面。何阿姨的儿子帅而高,待人温和,我暗恋了他好久。 
  不知不觉就与何阿姨说起了学习成绩的事。何阿姨笑:“傻孩子,一山还比一山高,不要总跟比你强的人比,有时 
  也与比你差的人比比,你就会觉得自己还不错。” 
  这个道理,我现在还会偶尔受用。 
  元旦晚会节目报名的时候,我报了二胡独奏。这是我上初中甚至是过年在家时的保留节目。但考核的时候,负责筹备晚会的学长与音乐老师一齐摇头:“不行。” 
  当着许多人的面被否定,远比无声无息的名次靠后的成绩排名表要难堪得多,我含着泪,艰难走出礼堂。礼堂后是阴森森的树林,我找了个树底坐下去,头埋在双膝间,除了哭还是哭。 
  哭过后,周围已经昏暗,我好像有形地看见自己头上的光环,一个个地被摘掉。我数着还剩下的几个光环:漂亮、懂得接人待物、写得一手好文章,刚觉得心里好过一点,又不知为何特别清楚地预感到,这些光环也会失去。 
  第二年夏天到来的时候,死党约我一起穿连衣裙:“我们明天一起穿吧,我这片绿叶来衬你这朵花儿。”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小城校园,穿连衣裙的女生还很少。 
  这话真令我爽极了,但我却没有想过也用同样的爽回报死党——实际上,我要到大学毕业后走入社会,不少人直接给我摔脸子,我才发现自己人际间的应对能力很不咋地,说话太过直接,时常让人不舒服。 
  大学时,与几个舍友一起去应聘护肤品促销员的兼职,被嫌弃形象不好,我才知道了自己的长相够不上漂亮。 
  当弟妹长大后抗议我时,我又懂得了自己对他们的爱护方式不是他们想要的。 
  曾暗恋过的何阿姨的儿子,后来在我眼中也变得稀松平常——因为见到更多更好的男人。 
  这时已经不难过了。 
  已经懂得,这种失去,因为我越来越开阔的视野与思维,成了一种必然。 
  这种失去,标志着我的成长、成熟,还有莫名的美好在静静生长。 
  它们,这些失去的体验与生长的美好,都丰富了我的生命。 
  我已经懂得,在这个世间,如何安放自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