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向日葵的告别

时间:2017-08-01   栏目:心得体会   来源:网络

  1 
  施敏不知道在沙发里躺了多久。在半梦半醒间,她仿佛看了一部老电影,主角就是她本人,上演的是她前半生的故事,称不上轰轰烈烈,只是寻常的悲欢离合而已。她一直把它们锁在记忆深处,不愿触碰,更不愿想起,她就当它们从未发生过。 
  就在今天下午,女儿林施施带了一个男孩子回来见她,说她要和他结婚。男孩也很真诚地说,“阿姨,我一定会照顾好施施的。请您相信我。” 
  施敏看着施施,年轻稚气的脸,飞蛾扑火一样的毅然决然,她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她22岁结婚。林施施也刚刚过了22岁生日。 
  母女俩的命运兜兜转转,相似得令人害怕。 
  施敏听到了自己的冷笑,“照顾?你以为照顾一个人,就是说说这么简单吗?” 
  那一刻,她分明將男孩当成了林旭——她的前夫。 
  男孩子很执着,“阿姨,我一定会的,请相信我。” 
  他的表情,像极了当时的林旭。 
  那一刻,施敏的内心轰然坍塌,她指着男孩子说,“出去,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林施施用一种冷静到可怕的样子对她说“老施,我结婚的事,我爸已经同意了,他答应为我操办婚礼。” 
  又是林旭。 
  施敏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算起来,施敏同他离婚已经13年,办手续的时候,施施还在读小学,现如今,已经是毕业工作的大姑娘。这些年,每逢周末,施施都收拾东西去她父亲那里住,施敏只当她去旅游度假。到了周一她回来,她们也默契地从来不提她父亲的事。 
  今天之前,没有人敢在施敏面前提起林旭。 
  你若是跟一个人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肯定是因为这个人曾经把你的心碎成了一地渣,以至于十余年之后,那颗心还是拼不回原来的样子。 
  往事再次忆起时,施敏心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2 
  施敏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她小产在家休息,林旭不闻不问,厨房里冷锅冷灶,施敏只得硬撑着起来做饭,接女儿放学。谁想,走到半路,女儿说头晕没有力气,一摸额头,滚烫。施敏给林旭打电话,他很不耐烦,“我这不是有事走不开吗?小孩子发烧不是常事?行了行了,我一会儿就回家。” 
  这一会儿,就是几个小时。 
  10点钟,施敏还是没见到他的影子。林施施烧得更厉害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背起孩子,一步一步地挪下楼去,打车到了医院。 
  再打林旭手机,没人接听。 
  在医院折腾到半夜两点回来,一开门,就听到屋里震天的呼噜声,打开灯,林旭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睡得酣甜,卫生间里一地呕吐秽物。地上的西服口袋里露出一张门票,是当天的足球比赛。 
  那时年少气盛,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林旭从睡梦中跳起来,连连骂她是神经病。 
  那一刻,只希望从来都不曾认识过这个人。 
  类似的事发生的次数多了,心就死透了。以至于听闻他和某个女人来往密切的时候,施敏根本没来得思考,便急急忙忙拿着这事做借口,与林旭离了婚。 
  她是从婚姻里狼狈不堪地逃出来的。 
  那一年,施敏32岁。 
  她从此将自己密密地封起来,也去相过亲,甚至有过对眼的人。但只要一提起婚姻,她眼前立刻就会闪现林旭溅着火星子的眼,争吵叱骂,做不完的家务,令人溺毙的绝望…… 
  可现在倒好,他不但毁了她一生,还要毁掉女儿一生。 
  施敏心里很乱,她抓起手机,拨了一串号码,那串号码像是刻在她心里,即使她以为早已忘记了,也仍然根深蒂固地刻在那里。 
  电话通了,有男人在那边喂了一声。 
  施敏却又慌乱地挂掉了。她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能力去面对林旭,哪怕,只是跟他说上几句话,她怕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要撕了他的冲动。 
  可是,为了女儿不再重蹈她的覆辙,为了女儿在45岁的时候,不要像她这样生活,她再艰难也得去面对。 
  3 
  林施施帮她约的林旭,在彼时咖啡馆。 
  在咖啡馆门口,她的指尖碰到铜色的把手,才发现,连这没有生命的器物都比她的手温暖。她看到玻璃里的自己,不是45岁的她,而是32岁,悲痛、惶然。 
  她的心突然安定下来。就像时下的穿越小说,她觉得自己是穿越到2003年,去拯救那个32岁的施敏。 
  她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踏进门去。 
  她一眼就认出了林旭,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即使,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两个人依然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她看他的时候,他也回过头来。 
  两个人隔着13年的雨雪风霜,遥遥相望。 
  一时间,爱过的,恨过的,竟然都不知从何说起。 
  “这么多年不见,你依旧年轻漂亮。” 
  也许只是客套,但施敏却不可抑制地愤恨起来,就像是从体内走出另一个32岁的自己,坐在桌边,与林旭对话,“我又不用伺候大爷似的老公,也不用看公婆脸色,自然会保养得很好。” 
  林旭尴尬地笑笑,“你还是这个脾气,你以为你是受害者,我又何尝不是?” 
  32岁的施敏简直要跳起来骂街,45岁的施敏却努力地控制着她的情绪,语气淡然用词尖刻地说,“一个只知道看球赛喝啤酒撸串的男人,对病中的妻子孩子不管不顾,反倒成了受害者?真是世风日下,没有黑白是非可言了。” 
  林旭的脸色也不好看。 
  一首老歌忽然响了起来,“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若是爱已不可为你明白说吧无所谓……” 
  施敏看到林旭怔了一怔,垂下头去。 
  这是她们读书时候喜欢的歌,那个年代还没有MP3,她和林旭背靠背坐在学校湖边的草坪上,一人耳朵里塞着一只耳麦,翻来覆去地听着随身听里林忆莲的歌。 
  施敏坚硬的心有了一丝缝隙。
  他们曾那样相爱过,大约为对方去死也是肯的。一毕业就结婚,遭到双方父母的强烈反对,一路冲破重重阻碍,才能在一起。结婚那天晚上,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觉得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他们只有彼此而已。 
  施敏心里一酸,发现林旭正看着她,眼神温和。他看看四周,问,“你还记得这是哪里吗?” 
  她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 
  “以前这是一家服装店,你总是喜欢到这里来买衣服。“ 
  施敏想起来了。那时候,小店也有两层,卖的都是外贸货,款式新颖价格便宜,很受他们这些穷学生的欢迎。 
  刚毕业的时候,施敏在城西工作,林旭在城东,每天都要穿过一座城市来这附近见面。有一天晚上,突然降温,她和林旭都是衣衫單薄,冻得瑟瑟发抖。就在这家店,林旭给她买了一件咖啡色的外套,花了60块钱。那个月,他的口袋里本就只剩下100块,买了这件衣服,剩下的日子,他是就着咸菜啃馒头度过的。 
  施敏以为,一个男人只有100块钱,肯为你花掉60块,那是真爱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嫁给了他。 
  “后来,你怎么就变了?家里的事什么都不管?不关心我,也不关心孩子。”施敏苦笑道,语气里已经没有了责问,只是平静地指出事实。 
  语气里,到底还是有着为那样的爱情没能成就一段地老天荒的恩爱而遗憾。 
  他长叹,“我从小过的是苦日子,最怕的事就是穷,怕你和孩子跟我一起受穷,所以觉得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是赚钱,拼了命地赚钱,陪客户打球喝酒吃饭,回到家你又骂我,我特别生气觉得你不理解我,一言不合咱俩就吵起来,更是没有心情好好说话了。再后来,吵得多了,心也就冷了。” 
  听到这里,施敏愣了愣。那些年,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问题,她只是不停地抱怨。她看着同学依旧像花儿一样娇艳,约会、工作,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而她,却早早地成了黄脸婆,围着柴米油盐打转,心里。。。充满了怨恨。 
  “我也是啊,白天要工作,晚上就是带娃做家务,多需要你在身边,可是你到处逍遥喝酒吃饭,回家就是醉醺醺地倒头就睡,真觉得暗无天日。那样的生活哪里是一地鸡毛?明明是一地鸡屎。” 
  林旭苦笑,施敏也苦笑。 
  那时太年轻,不懂得单薄的爱情经不起生活的风霜利剑。每一对牵手到老的伴侣,都在爱情下加个火炉,不间断地添柴加火,而不是相互怨恨与指责。 
  林旭说,“那时候真不懂得体谅对方,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晚几年结婚兴许就好了,经济压力没那么大,我们的心智也成熟一些,可能——也不会分开。” 
  听到这里,施敏突然就想起今天来这里的正事。 
  “林旭,既然你有这种认识,为什么还要同意林施施这么早就结婚?” 
  “什么?”他愣了,“我是坚决反对的,不是你答应她的吗?” 
  4 
  原来他俩都中了林施施这丫头的诡计。 
  施敏和林旭不约而同地掏出手机,要给林施施打电话,便听到楼梯上她的笑声,“别打了,我在这呢。你们也不想一想,要不是这样,你们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说话吗?” 
  林施施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施敏和林旭都皱起眉头,不约而同地说,“你的婚事,我们坚决不同意,要结婚也可以,晚个几年——” 
  施施嗤嗤笑了,“你们真以为我傻吗?这么早结婚。我就是挖了个坑等着您二老往下跳呢,别瞪我。这地方是我选的,林忆莲的歌是我让服务员放的。这地方这歌,都是从老爸的日记里看到的。那样的感情,却弄成了世仇一般,我看不过去——” 
  她的语气渐渐低沉,但转眼又笑起来,附到施敏耳边低声说,“老施,我爸还单身呢,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她对施敏眨眨眼,撒腿就跑了。 
  施敏牙疼似地笑了笑。 
  吧台里还在放着林忆莲的歌,“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忘了我就没有用将往事留在风中…… 
  施敏突然就有了泪意,为自己曾有过那样相爱的时光。这一生余下的时间或长或短,都再也不能有那样全心交付的爱了吧? 
  她看着林旭,他的眼神温暖深邃,几乎让她以为他还在爱着自己。 
  “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 
  施敏的手触到冰凉的水流,她渐渐平静下来。她心里明白,即使林旭心里有爱,那也是十多年前的林旭爱着同样年轻的施敏。他们在这一刻,看见的是年轻的无所畏惧的自己。他们爱着的,为之落泪的,都是那个年轻的自己。 
  回不去了。也无须回去。 
  施敏和林旭走出咖啡馆,有卖花的小姑娘跑过来,甜甜地拉着林旭的手说,“叔叔,叔叔,给阿姨买束花吧,阿姨长得真漂亮。” 
  林旭选了一束香水百合,他还记得那是施敏最喜欢的花,那时候,她总是说,“只要一朵,一屋子都是香气。” 
  施敏笑起来,“现在,我喜欢向日葵。人,总是在不停的改变。” 
  “隔开我们的,是已经13年的岁月了。”林旭惆怅了一瞬,转而认真地挑了一束向日葵,“祝你以后的日子都是阳光灿烂。” 
  “谢谢。你也是。” 
  施敏和林旭相互说声再见,向前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看他,没想到,他也恰好回过头。 
  他们相视一笑,挥一挥手,转身走向各自的路。 
  这一次,他们是如此平静地向对方告别,向他们相爱过的日子告别,也向他们怨恨过的日子告别。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