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拾起易北河上的一朵浪花

时间:2017-10-11   栏目:时尚资讯   来源:网络

  “易北爱乐厅是美梦也是噩梦,是全球之星也是一场笑话,是难堪却也是奇迹。” 
  “易北爱乐音乐厅将改变我们的城市在世界上的形象,当它完成的时候,将让所有汉堡人鼓舞。”这座汉堡市长奥拉夫?舒尔茨最引以为豪的建筑终于结束了10年的“在建”状态,在2017年1月11日,向全球的观众进行了开幕直播。 
  无疑,它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厅之一 
  这座足以媲美悉尼歌剧院的音乐厅,虽然完成时间比预定期限晚了6年,耗资暴增为预算的10倍,花费了8.6亿欧元(人民币近60亿元)的世界瞩目的建筑,不仅是现代音乐厅的杰出代表,也将成为城市规划建设的标杆,作为新地标成为汉堡市的象征。  
  保持原貌的Kaispeicher A码头仓库和酷似浪花的不规则玻璃外墙共同书写了易北爱音乐厅的建筑名片。建筑总体包括了两个音乐厅(大音乐厅、小音乐厅)、一所酒店(14层,约250间客房)、四十五间景观公寓以及一个面积超过4000平米可以360度俯瞰整座城市的空中公共广场(由旧货栈的天台改造而成,高出河面37米)。 
  易北音乐厅的核心部分是拥有2150个坐席的大音乐厅,它位于大楼中部约50米高的位置,由瑞士赫佐格和德默·隆建筑师事务所设计。大音乐厅继承了自柏林爱乐音乐厅以来的现代音乐厅设计方案——将乐团成员置于大厅的中心,开四面台,被称作“葡萄园式”音乐厅。“葡萄园式”音乐厅可以拉近乐手、音乐家与观众的距离,而它错落分布的包厢式观众席,也可以容纳更多的观众。而传统音乐厅都采用“鞋盒式”格局,开三面台,的确是无法有完美的效果呈现。 
  大音乐厅像一个晃晃悠悠的茧,内设1000盏手工制作的玻璃灯,悬挂在重达700吨的屋顶下。不错,它是悬挂着的——音乐厅的钢结构与外部是分离的,它们通过缓冲弹簧相连。这样大大减缓了外部振动对音乐厅的影响。这个大音乐厅的舞台居于音乐厅中央,观众席由下至上一层层排布,由台阶连成一道道梯田般的风景。观众席和舞台的距离均在30米之内,这也意味着,坐在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近距离体验音乐的魅力。 
  有趣的是,大音乐厅顶部的座位最便宜,但在这里其实能享受到最好的音响效果。为了呈现完美的音效效果,大音乐厅的每一寸墙面都覆盖了 “白皮肤”,像洞穴中坑坑洼洼的钟乳石,这些崎岖的石膏纤维板反射出来的声音就很柔软。而反射回声的舞台上方的天花板也是经过音效设计的,用一个倒吊着的、蘑菇形的反射板,还能作为舞台中央的照明灯具。这些穿插于观众席之间的管风琴,就更加特别了。它植入建筑本身,和墙面融为一体,化作建筑的一部分。大音乐厅整体底部运用了大量的特制弹簧,使它悬浮在整座建筑的内部。与外界、与建筑其余部分的相对独立,将使它获得最大的声音绝缘保护。 
  相对与其他建筑设计,音乐厅的特殊之处在于:在统筹一切的建筑设计师之外,还需要一位重要角色来与他密切协作,建立厅内的声音传递效果——那就是声学建筑设计师。负责易北爱乐音乐厅声学设计的丰田泰久堪称业界泰斗,他过往领导了世界范围内超过50个项目,代表作有迪士尼音乐厅、巴黎爱乐音乐厅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分别与法兰克?盖瑞、让?努维尔、矶崎新合作。  
  他说过:“(我们)这些声学专家的工作,就是通过正确的声音反射来改善‘声音远’的现象,使前排听众与山顶位听众、中央听众与角落头听众获得同等享受。”当被问道易北爱乐音乐厅的声学效果,他笃定地说:“就声学而言它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厅之一,无可否认。 
  汉堡的新地标 
  如若只是因为其耗时太长、造价太高、造型太美来关注这座建筑。倒不如追根溯源,来审视这个背负整个德国人太多的期待的绝美音乐厅的前世今生。 
  1943年的夏天,二战期间最有名的汉堡空中战役中,盟军对这座城市进行了四次大规模空袭,当时汉堡港口区域的地标——一座19世纪下半叶建造的大型货栈(皇家货栈,Kaispeicher) 也重创于炮火,只剩下残痕断臂。战后,整座城市迅速复兴,新的码头货栈(Kaispeicher A)在位于港口最西端的原址上重建(1965年完工),设计师是沃纳?卡尔摩根,典型的现代主义红砖建筑,建成后一直用于储存可可、茶叶、烟草。但随着港口市面萧条,在新的世纪之交,货栈已处于半荒废的状态。 
  在港口新城最初的建设项目中,有一个“传媒城市港口”颇引人注目,它的目标使用者是新兴的网络媒体。但到了2001年,首波互联网泡沫破裂,项目被迫搁置。该项目原开发商亚历山大?热拉尔随后执着于将码头货栈(Kaispeicher A)转变成文化场所的想法,他联合了他的大学好友、大名鼎鼎的瑞士设计师拍档雅克?赫尔佐格与皮埃尔?德梅隆,于2003年6月提交了一份“汉堡爱乐音乐厅”的项目草案。这份构思宏大的草案打动了汉堡的城市规划者和文化圈人士,最终得到市议会的一致通过。作为公共文化艺术场所,汉堡市政府将负担起大部分投入。 
  2007年4月,由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项目正式动工,设计方案采用了保留旧货栈的外观、并在其上加盖新建筑的方式,凸显新、旧的对比与传承。最初的计划是在2010年完工,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犹如肥皂剧里的拉锯战——预算一再翻再翻(由3.48亿欧元到5.72亿欧元再到8.65亿欧元,成为世界在建建筑中最昂贵的一座),工期一拖再拖,技术困难,停工,建设团队重组(2013年春)……不难猜想,如此困境,只能因为项目各方都遭遇了超出意外的难题。 
  “外界曾说,易北爱乐厅是美梦也是噩梦,是全球之星也是一场笑话,是难堪却也是奇迹。”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说,这栋建筑物的“惊人之美”和“绝佳音效”都让他为之赞叹,但也承认它屡屡陷入争议的舆论漩涡。 
  正当所有汉堡人都习惯了作为建设工地的易北爱乐音乐厅的时候,突然被告知它要完工了!消息来得太突然,以致于汉堡整个城市的热情都被点燃。2017年1月11日,完工后的易北爱音乐厅如期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庆典,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高克等2100名宾客出席了易北爱乐厅大表演厅举行的启用音乐会。长达3个小时的演出,再加上易北爱乐厅的大胆设计和世界级音响效果,令评论家和来自全世界的观众兴奋不已。 
  音乐才是音乐厅的灵魂 
  一流的音乐厅总需要一流的乐团入驻,否则就空有一副躯壳。但易北爱乐音乐厅之所以敢于成为一个超级项目,正是因为未来驻场乐团——北德广播交响乐团(NDR Sinfonieorchester)的存在。乐团与柏林爱乐、慕尼黑爱乐、德累斯顿国家交响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并称“德国五强”,创立于战后满目疮痍的汉堡,80年代在首席指挥君特·旺德的带领下成就了一系列经典演绎:贝多芬、勃拉姆斯、布鲁克纳、舒伯特……厚重的德奥风骨名垂乐史,相关录音今日仍被網友奉为“超凡脱俗”,也奠定了NDR乐团“让音乐自己说话”的风格。 
  2008年,乐团到访上海,时任指挥克利斯托夫?冯?多纳伊曾憧憬满满地说:“在现在的音乐厅里,我们无法准确表现马勒《第八交响曲》的魅力,所以宁可不演。但在易北爱乐音乐厅我们就能演绎马勒的全部作品了……”可惜拖延的工期坑了他,他终究没有等到这个遥遥无期的愿望实现,就在09/10乐季结束后卸任NDR指挥。无论如何,易北爱乐音乐厅已经吸引了世界上所有爱乐人的注意。这座诞生过门德尔松与勃拉姆斯的城市,势必也将凭借一流场地加一流乐团的组合,在古典乐界拥有更加高的出镜率。 
  此外,易北爱乐音乐厅建筑内的两间小音乐厅针对的是现代流行的摇滚、实验、爵士等乐种的演出,联想到当年披头士乐队只能在城内绳索街这样的烂地方混迹,实在令人哑然失笑,问题是:完善的设备、中产阶级的氛围能否使汉堡产生新的流行乐坛弄潮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