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怦然“芯”动

时间:2017-10-18   栏目:购物技巧   来源:网络

  无数精密的细小零件经过打磨、抛光、装饰,不仅可以环环相扣地组装到一起,还能彼此相连产生效应,并在运转下诠释时间的轨迹甚至呈现出更多的复杂功能,这就是机芯的魅力。爱表之人不管是源于何种原因才迷恋上钟表,但对于机芯的好奇与探究的热度从未消减过。 
  自动机械机芯,是利用机芯底部的自动盘左右摆动而产生的动力来驱动发条产生动能。一般的机械手表有一个螺旋线。当人们给手表上弦时,螺旋线也同时被上紧了。在螺旋线被松开时,它就开始带动表芯进行运动。自动机械机芯是在一般手拨上链表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自动部件:自动陀和自动轮。靠自动陀向任意方向转动都能上紧发条。

机芯构成


  1原动系 
  原动系是将上紧了发条所产生的弹性势能作为能源贮存起来,在机芯正常运行中,发条又将弹性势能转化为机械能释放出来,从而带动轮系转动,并维持振动系统不衰减地振动定期地给它补充能量,同时带动显示系以及附加机构(日历、周历、月历等机构)的运动。 
  2传动轮系  
  机械手表的原动系被上满发条之后到释放完全会具有一定的延续走时时间,而在原动系和擒纵机构之间增加一套传动轮系之后,可以延长一次上满条的持续工作时间。另外,传动轮系还会把代表振动系统振动次数的擒纵轮(擒纵机构的组成部分)转角按一定的值传给指针系的时轮、分轮和秒轮。 
  3擒纵机构 
  擒纵机构的作用是把轮系传递过来的能量定期地、有规律地补充给振动系统,以维持它作不衰减的振动。此外,它对振动系统的振动次数准确地加以计算,由擒纵轮通过秒轮等齿轮控制显示系,达到计量时间的目的。 
  4振动系统 
  机械手表采用摆轮游丝作为振动系统,如果确定了摆轮游丝振动系统完成一次全振动所需要的时间(振动周期),并计算出振动次数,那么,振动这么多次所经历的时间就等于振动周期乘以振动次数,即:时间=振动周期×振动次数。 
  5显示系 
  显示系是用来指示时间的,分轮通过跨轮来带动时轮,而分轮与时轮之间的传动比是一定的,即分轮转12圈后,时轮转过一圈,秒针、分针及时针分别安装在秒轴、分轮和时轮上,形成了时针每12小时转一圈,分针每小时转一圈,秒针每分钟转一圈。 
  6上条系 
  上条系是给原动系输送能量的机构,它分为手上链和自动上链两种,其中带有自动上链的机芯也是同时可以手上链的,只是其结构更加复杂,并且自动上链机芯还可以细分为单向上链和双向上链两种,所谓的单双向指的是负责提供旋转力矩的自动锤组件在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中单方向可以驱动上链机构还是双方向。 
  7拨针系 
  拨针系是拨动指针用的机构,只是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此机构的定义不是只有拨动时分针,还包括了拨动机芯所搭载的附加机构的显示部分,如日历和周历盘等。 
  百达翡丽机芯Caliber 240诞生四十周年 经历76亿次半摆的钟表传奇:从1977年的第一次摆动,到2017年的Calatrava Ref. 6006。  
  在四十年前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诞生了一款钟表传奇机芯,百达翡丽Caliber 240机芯。这款机芯驱动了Golden Ellipse男式腕表纤细的金质时针与分针。不过,不同于当时的其他超薄腕表,它无需手动上弦,而采用的是一枚自动上弦机芯。当时的钟表危机正愈演愈烈,廉价的石英表严重威胁瑞士制表行业的根基,而百达翡丽依然投资研发一款全新的机械机芯,为拥有500多年历史传统的制表行业注入了新鲜活力。 
  当时菲力·斯登先生正准备在1976年接替父亲出任百达翡丽总裁,他与父亲亨利·斯登面临的挑战就是带领这家著名的企业走出那场事关整个瑞士制表行业生死存亡的危机。许多竞争对手已经转而开始生产石英腕表,并清算原有的生产资源。但斯登家族始终有着不同的看法,尽管早在六十年代末,百达翡丽就参与开发了著名的Beta 21石英机芯,但这家日内瓦制表工坊依然更倾心于机械时计。 
  因此,1976年,亨利·斯登与他的继承人菲力斯登制定了一项计划:开发一款全新的自动上弦机芯,以其超越石英机芯。这种超越既不是指更高的走时精度,也不是更低的价格范围,而是那些无可争辩的特质,例如美学设计、坚固可靠、经久耐用、非凡价值以及典雅魅力。當然,面临眼前的钟表危机,决定投资研发一款全新的自动上弦机械机芯,依然需要相当的魄力。新的机芯必须非常纤薄,这就排除了使用中心自动盘的可能。但第一款原型机芯在六个月后就出现在了菲力·斯登的办公桌上。它最为显著的特点是把一个非常小巧的偏心自动盘完全嵌入夹板所在的平面。因此,这款机芯的厚度可以媲美纤薄的手动上弦机芯。 
  当然,小巧的偏心自动盘提供的上弦动力还比不上大尺寸的中心自动盘。不过,技术总监Gérard Berret带领的工程设计团队很快找到了解决办法:采用22K金质材料增加偏心自动盘的重量。单向上弦设计则可以降低摩擦损耗,因为无需换向齿轮。通过优化轮齿造型并且抛光轮齿,改进后的齿轮系使从上弦机构、发条盒到擒纵机构的整体能效得到进一步提高。最后,同样重要的是3赫兹(每秒21,600次半摆)振频,相比传统的4赫兹振频,机芯可以减少20%的能耗。即使在今天,振频的降低也不能被看作是一项缺点。Caliber 240的所有衍生机芯均为3赫兹,但走时精度完全可以达到天文台时计的标准。

Caliber 240,整个机芯系列的稳固基础


  Caliber 240创新的驱动力自1977年亮相以来,Caliber 240机芯经过多次优化,但仍保留了最初的DNA。机芯的振频仍为每小时21,600次半摆,但由于采用百达翡丽利用Silinvar?材料制造的Spiromax?摆轮游丝,因此拥有更高的走时精度。传动齿轮的轮齿形状经过改进,以降低磨损、改善精度、增加动力储存,长期可靠性也得到显著提升。在2011年的“百达翡丽先进技术研究”系列万年历腕表Ref.5550中,Caliber 240机芯又迎来另一项创新改进:Spiromax?摆轮游丝和Pulsomax?擒纵机构(叉杆和擒纵轮采用Silinvar?材质),搭配采用 Silinvar?和22K金材料制成的GyromaxSi? 摆轮,构成全新的Oscillomax? 组件,不仅大幅提升了机芯的走时精度,而且令机芯的动力储存实现巨大飞跃,从原款240机芯的最高48小时,增加到现在的至少70小时。 
  40年后,为向这一重要周年志庆,百达翡丽在2017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推出了三款新作,它们充分展现了Caliber 240机芯的全能优势以及百达翡丽的全面实力。这些新作是充满艺术魅力的镂空雕刻腕表Calatrava“Squelette” Ref.5180/1;造型动感鲜明的Calatrava Ref.6006;以及女式高级珠宝腕表Ref. 4899/900,镶嵌着完美无瑕的顶级威塞尔顿钻石以及不同色调的粉色蓝宝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