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搜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来自于名画的时尚灵感

时间:2017-12-05   栏目:时尚资讯   来源:网络

  建筑师 
  “作为一名建筑师,无论获得多少支持,你总是感觉自己一人在前线战斗。” 
   
   
  对于建筑师来说,最大的挑战其实不是某个人,而是一种境遇:大多数掌握大量财物和权力的人對中国文化没有一个基本的认知,这导致中国出现许多庸俗的建筑。 
  廖一梅 
  编剧 《恋爱的犀牛》《琥珀》《柔软》《一步之遥》 
  “我不想重复。我不想在我的格局里呆着,其实年轻时候都会很困惑的,然后慢慢你会形成一个自己强大的系统。不能容纳的东西,你会毫不犹豫的把它剔除,而且就在谈话之间,你就会把它过滤掉,然后形成一个格局。” 
  大家都在问廖一梅”为什么写那么少”,因为距其 “悲观三部曲(《恋爱的犀牛》、《琥珀》、《柔软》)”初版已经接近十年了。但比起每年一部大戏上演,廖一梅更愿意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探索人和世界的真相。 
  慕容雪村 
  网络作家 
  “作家不应该是鹦鹉,不应该是人皮喇叭,更不应该是一群只会汪汪叫的宠物,他们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必要的时候,还应该是清醒而正直的声音。” 
  在网络文学正在变得越来越娱乐化的过程中,慕容雪村试图赋予他所描写的现实题材以更深刻的思考,或者说是社会责任感。“我写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是现实生活的影子。”慕容雪村说。 
  皮三 
  独立动画人 
  “中国人缺乏幽默感。我们去对抗一个东西,最后往往变得和那个东西一样丑陋,我们缺乏放松的一面,缺乏一个自我调侃和对权威的调侃。当然,幽默感需要想象力,而动画正好赋予了我们这个幽默的空间。” 
  对于皮三和中国独立动画论坛来说,幽默感也许就是其一直在追求的“趣味表达”。 
  陈村 
  作家 
  “写作本是安静的事情,在网上写容易浮躁。在商业网站介入以后,网络文学马上商业化,文学价值的判断标准由艺术变成了商业……文学作品的点击量高是好事,至少作家的作品被很多人看,但很多人爱看的东西未必就是文学的东西。” 
  陈村形容现在的网络文学被商业化的力量做“瘦”了,以往的网络文学还有诗歌、散文、长篇、短篇,现在基本上只剩下了长篇类型小说。当然,这个“长篇”也不是他原本认知的“长篇”。 
  曾于里 
  青年文化评论者 
  “或许我们真的进入了一个“小时代”,所有流行的、理想的、叫人痴迷的人或事都由“小”字统领——小清新、小确幸、小鲜肉。现在,又多了一个小戏骨。” 
  很多时候,成年人一边竭尽全力地将儿童与成人世界隔开,另一边自己又强装某些孩子气甚至拒绝长大,这其中暴露出一个最复杂也最危险的问题——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形成关于儿童以及成年的正确观念,乃至于我们没有过真正自由的童年,也没有过足够成熟的成年。
顶部